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藏娇(一)

 序


雷霆崖。

这座孤峰从平原之上拔地而起,山势险峻,寸草不生,原本是个无人之地。

不知从何时起,这一带渐渐有了人迹,只不过来的都是穷凶恶极之徒,被八方势力追杀至此,攀上绝壁。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活着登上悬崖的人发现这孤峰顶端居然生出了草木,云雾缭绕,万籁俱寂,似是入了仙境,当下决意洗心革面。久而久之,孤峰顶上的人越来越多,便自成一派,名为雷霆。

恶徒创立的门派,在江湖上肯定是难以立住的。雷霆就像看起来那样,孤立无援,难以接近。好在雷霆崖足够偏僻,足够险峻,这些年来无人打扰,渐成规模。

然而这样一个祖上不清白,未来也不见好的小门小派,一夜之间成了江湖上人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现任掌门肖时钦放话,将向铭剑大会上决出的胜者献上本派至宝:藏宝图残页!

既然拿出了镇派的宝贝,这届铭剑大会自然要放在雷霆崖举办。肖时钦自三年前接掌雷霆,便一改从前井水不犯河水的作风,誓要让雷霆融入武林盟,从绝壁上走出去。雷霆虽然生在百尺高的山头上,和那些名门正派比起来还是太矮小了,加之先前一直闭门不出,形象难免有些穷酸,这样一个门派想要加入武林盟,岂不是痴心妄想么?

肖时钦先是以掌门身份参加铭剑大会,施展了雷霆从未外露过的机关术绝技。此技一出,精绝四座,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机关术来头不简单,各大门派更是一下缓和了对雷霆的态度。这回肖时钦又拿出镇派之宝作为噱头,让武林盟主也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要求,史无前例地让一个穷酸门派来办铭剑大会。

如今的雷霆崖,山下人来人往,各大门派齐聚一处,这便是一年一度的铭剑大会。孤峰之上的雷霆总部,清冷如常,肖时钦坐在堂上,满面愁容地听下属汇报。

“掌门,这个月的例银怕是发不了了。”

肖时钦道:“为了本派的前途着想,这也只能忍忍了。”

“此次铭剑大会乃我派百年难得的机遇,这样简单的道理,下属不会不懂。只是……”下属也露出了和掌门一样的愁容,“只是山下那些老爷们恐怕不好交代。”

雷霆是穷大的,能参加铭剑大会的门派可不是穷大的。好在总部建得足够高,否则肖时钦此时恐怕已经淹没在遍地的抱怨挖苦中了。

“罢了罢了,他们不还是都乖乖地来了,”肖时钦摆摆手,“比武台的事怎么样了?”

“比试分三日,今日就是最后一天了,您也该下山到场旁观。”

“我知道,”肖时钦说,“他准备得如何?”

“孙少侠自然没什么问题,只是……”

肖时钦心头涌上一丝不安:“只是什么?”

“你们又在说我的坏话了?”门口不知何时走进一名青年,神情倨傲地看着二人,“只是什么,你说啊。”

下属感到小腿一痛,竟被青年踹了一脚。

肖时钦皱起眉头:“孙翔!”

下属咬咬牙,沉声道:“没什么,是我多嘴了。”

孙翔哼了一声,大大咧咧地在肖时钦身边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杯往嘴里灌。

“你在那些掌门面前不许像这样无理取闹,会得罪许多人的,知道么?”

孙翔懒洋洋地应了,也不知有没有放在心上。肖时钦无奈地挥手让下属先出去,语重心长道:“下午的比试,你切记不可失手。”

“我的实力,你最清楚,”孙翔说,“倒是这两天累死我了,这些什么门什么派本事没有,架子倒是不小,你到底为什么急着和他们打交道?”

“你如果是掌门,自然就懂了。”肖时钦与孙翔年纪相差无几,表情却始终紧绷着,像是历经了沧桑。

孙翔翻了个白眼,这话他已经听过千百遍了。

“你别瞎操心,有我在,他们谁也别想拿走这个第一。”

 

铭剑大会一年一开,目的是促进各门派交流,但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还是比武台。

顾名思义,这一年中江湖好手齐聚的时候,自然要让这些高手们比试一番,决出个第一。尽管间期不长,除了四年前销声匿迹的那位三连胜的叶修,每年的胜者不尽相同。江湖如今正是群雄逐鹿的时代,本次铭剑大会在能雷霆崖召开,倒也应了目前的形式。

肖时钦要将镇派之宝送给今年的优胜者,各大门派当然使出了全部的力气,纷纷派出得意弟子来应战,为的就是那张藏宝图残页。

江湖群雄逐鹿,当今朝廷局势也是如此。自几年前边疆动乱,朝廷源源不断地派兵增援,却始终压不住这股骚动。看着打仗的苗头越烧越旺,民间传出了所谓的藏宝图。据称上面画着绝世秘籍的所在之处,一分四份,散落世间,得之者可得天下。

如今肖时钦跳出来说他有藏宝图,这些人便一股脑地涌到雷霆来。虽然正合他的意思,看着台上台下这一圈人的面孔,肖时钦也不免感到讽刺。雷霆从前无人问津,只因一张破纸就成了香饽饽,却也不管他手上是不是真的有藏宝图。

话虽如此,肖时钦手里的确握着四分之一的藏宝图。只是这藏宝图,他也从未真正打算送出去。

 

日上三竿,比武台上只剩两人。

孙翔手执长鞭,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个呵欠。

“你是最后一个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如认输吧,我看众位掌门看得也累了。”

对手是个用剑的青年,闻言面上露出一丝恼色,但终究没有发作,握剑的手紧了紧,道:“承蒙孙少侠指教。”

孙翔冷笑一声,鞭响落地,人已闪至身前。青年心中一惊,倾身避过,鞭子从脚边错开,在地面落下一道浅坑。

江湖有名的大派都以剑为武器,江湖也秉承剑为侠气之源,尊剑为兵器之首,因此才有了铭剑大会。但铭剑大会并不限制参加者用什么武器,如果实力够强,哪怕只带一双拳头也可以上比武台。孙翔在前两日的比试中赤手空拳不曾落败,终于在最后一日拿出了他的武器。鞭子要求持有者身法足够灵活,不能与人远距离对峙。青年深知孙翔的弱点,但就是无法与他拉开距离,虽然不落下风,但一直消耗下去,必然是他落败。

这个拿鞭子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台上台下一时间想起了那个许久不见的叶修,如果他也在,会像台上这人一样对孙翔束手无策吗?

想起叶修,自然免不了想起周泽楷,这个连武器都不清楚的天下第一高手。江湖那么多名门正派,竟纷纷被这几个无门无派的给压了下去,真是不知道教人该作何表情。

肖时钦不动声色,除了台下的窃窃私语,台上观战的掌门们都一言不发。

只听当啷一声,孙翔已经将对手的剑夺过,掷在地上。青年气得脸色发白,但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只得认输离去。

孙翔大声道:“还有谁?”

无人响应。

孙翔得意地笑了起来,对一边的肖时钦抛去一个邀功的眼神,道:“既然没人……”

“那孙少侠就是本次铭剑大会的胜者了,”肖时钦站起来,笑着鼓掌,“不愧是年少出英雄。”

孙翔收起武器,双手抱肩。“藏宝图呢?”

本来没精打采的人群听到这句话,纷纷抬起了头,就连面无表情的掌门席也看了过来。肖时钦一时间成了全江湖瞩目的焦点。

“依照约定,我派会将藏宝图残页送上。”肖时钦点头,“孙少侠这三日的表现有目共睹……”

“等等,我还没睹着呢!”

台下突然传出一句打岔的,众人还没找到声音的来源在哪,之间台上又多了一个人。

一把铁剑,一身布衣,蒙着面。

正是消失已久的叶修!

 

原本鸦雀无声的比武台瞬间哗然。

肖时钦对着不速之客的到来有些不知所措,孙翔却不惊不乍地转过身去,对着叶修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是谁?”

叶修想了想,答道:“下一个挑战者。”

肖时钦闻言急道:“这位少侠,比武已经结束……”

“你就是叶修?”孙翔像是没有听见,“我接受。”

肖时钦闭了闭眼睛,只觉得自己更沧桑了。

叶修蒙着面,眼中的笑意丝毫不减,也不多言,剑锋一闪,抢了先手攻去。

这三天来,叶修是第一个抢到孙翔先手的人。台下的人方才还在假想叶修和孙翔的对决,这边已经交起手来。没有刀光剑影,只有两道不断缠斗的身影。

叶修终究还是被孙翔近了身。有人已经看出了端倪,叶修大概刚刚赶到,并不知道对付孙翔的办法,就算知道了,想不被他近身也是很难的。更有人突发奇想,当年叶修负于周泽楷,是不是说明周泽楷用的也是鞭子?

昔日的天下第一高手比起之前的挑战者来说要高出不少,但也没打出优势,再这样下去,结果自然还是落败。

肖时钦提起来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孙翔意气用事,如果真的让藏宝图落入外人手里,他怕是要在师父坟前以死谢罪。

念头刚落,那边孙翔喝了一声,鞭子缠上了叶修的铁剑。见已经得手,孙翔迅速将剑身整个缠住,叶修的武器在他掌握之中,胜负已定!

众人惋惜道,今天这昔日的天下第一高手恐怕要一口气降为天下第三高手了。

就在这时,叶修轻不可闻地笑了一声,如果没有蒙面,众人一定能看见他脸上嘲弄的笑容。只见他身形一闪,竟直接松开了握剑的手,朝孙翔身后闪去。

没了剑,还有双拳。

叶修的体术绝非俗流,而孙翔此刻刚缴了叶修的械,转眼这械就成了自己的累赘,来不及反应,眨眼间被叶修点了三处穴!

于是台上台下就这样看着叶修慢条斯理地从被定身的孙翔手里拿回自己的剑,归剑入鞘,朝肖时钦点头致意。

叶修道:“肖掌门。”

肖时钦向来能随机应变,只是今天的变故已经超出他的掌控,他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这个,我今天迟到了,是我的不对。但这位少侠方才接受了我的挑战,愿赌服输,那肖掌门也得言出必行,是不是?”

肖时钦看着叶修露出的一双眼睛,心中愤愤道:我有选择么!

事情还有补救的机会。肖时钦稍稍冷静了一会儿,道:“雷霆自然是言出必行的。只是能不能先请叶少侠替孙少侠把穴解开……”

话音刚落,孙翔便噗咚一声倒在地上。叶修无辜道:“我本来就只想让他站一会儿。”

肖时钦微笑道:“既然胜负已分,雷霆便将藏宝图残页赠予叶少侠……”

“让一让让一让了,前面的让开!”

比武台下人头攒动,随着几声叫喊,人流让出一条道来。为首的是几个身形高大的青年,形貌粗犷,身着白色锦衣,后面跟着四个抬着软轿的小童,模样清秀,最后是两个俏丽的少女,一个为轿子上的人打伞,一个扇风,一样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衣。

有眼尖的人认出来了,喊道:“是周家的!”

人群再度哗然。

轿子上的人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长发如瀑,用缎带松松散散地束在脑后。一袭白衣衬得气质清冷,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温柔的。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见叶修微微皱起的眉头。

肖时钦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再看到这排场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位公子是?”

“周泽楷。”轿子上的人慢慢地开口,仍是坐着。

肖时钦张了张嘴,认命道:“周公子也是来挑战的?”

听到这话,众人竖起了耳朵,热切地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道:“不。”

然后就这样定定地坐着,似乎不打算再说话了。

肖时钦在心中沉沉地叹气,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怒意:“那请问周公子有何贵干?”

周泽楷道:“拜师。”


-----

给大家拜个晚年!这次在某人的怂恿之下开了新坑,希望大家能喜欢

在我的脑洞里古装的小周是美人挂的>艸<

评论(29)
热度(353)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