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藏娇(序)

武侠,真·豪门大少爷周x神秘叶打副本的故事



序 


叶修二十岁,已经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

他十五岁初入江湖,十八岁登上铭剑大会,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优胜者,到第二年,他又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连胜者。

叶修无门无派,只执一把铁剑,穿一身布衣,蒙着面。铭剑大会本是各大名门正派切磋交流的盛会,这两年的风头却全被这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夺走了。他出现得毫无征兆,又出现得太过夺目,以至于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号就这样落到了他的头上。

叶修在铭剑大会拔得头筹的第三年,江湖到处都是这样的传言:江南周家的小公子周泽楷资质奇佳,武功精湛,日后定又是一名绝世高手。最重要的是,周家小公子今年刚满十六。

天下第一高手听了,推了各大派的邀约,带着他的剑直奔江南去了。

 

从中原的铭剑大会到周家,叶修花了二十天。他本来只想趁着时值三月领略一下江南风光,然而自从他进了江南地界,官道上遍是周家浩浩荡荡的车队,连拉车的马都透着一股耀武扬威的劲。

周家不同于江湖上其他有名有姓的门派,乃是经商起家,却因做的是情报买卖成了各大派都要顾及三分的势力。叶修此前不曾留心过,如果不是周家小公子横空出世,恐怕他以后也不会多加关注。

叶修在茶楼上看周家运货的正指挥手下将一个个瓷罐装上车,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陶碗。

“你知道这一车运的是什么吗?”旁边有人见他看得起劲,凑过来搭话。

叶修摇摇头。

“南郊永生泉的泉水,”那人啧啧道,“清晨刚取的,装了车,快马加鞭,明早就得运到扬州。”

“怎么,有人上赶着买?”

那人扫了叶修一眼,一脸鄙夷:“这都是周家少爷的洗脸水,你以为有人买得起么?”

叶修数了数瓷罐,心想:周家少爷的脸得洗烂了不可。

“你别不信,这车队十六年前就这么运来运去了。”

叶修道:“莫非周家少爷的绝世武功就是天天洗泉水洗出来的?”

“你知道天下第一高手叶修么?”

叶修道:“我就是。”

那人白了他一眼,继续说:“前些天叶修在铭剑大会上放话,要与周家少爷一决高下。”

叶修心想:我说过?

“这两年来江湖上对叶修下战贴的人数不胜数,能让叶修主动找上门来的,周少爷还是第一个,”那人仿佛看穿了一切,“他一定是慌了。”

叶修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慌了。”

“既生瑜何生亮,不就是这么个道理么!”那人一拍桌子,“叶修这么急着去挑战,怕的就是日后打不过了!”

叶修道:“那万一他没去呢?”

那人说得很是肯定:“怕是他现在就打不过了吧!”

周家的车队装完少爷的洗脸水,气势汹汹地出发了。叶修望着车队远去的背影,突然对周家少爷那洗脸洗出来的神功有了兴趣。

 

进了扬州城,才算是正式踏入周家的地界。扬州三月自不必说,城中车流行人络绎不绝,街边茶馆坐着三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讲到近些时日边疆稍有动静,朝廷加派新兵把守,要打仗的动向一吹,百姓难免有各自的担忧。但在此时叶修的心中,自然不比他将要去见的人重要。

周家历代没出过什么闻名天下的高手,但要在江湖上做生意,家中也不能都是些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叶修深知周家绝不会让他见到周小少爷,于是先在附近客栈要了间房,打算入夜拜访。

叶修这一路走来,方才意识到周家在江南一代的势力之大。家财万贯,消息灵通,最重要的是,威望颇高。只要是与周家有关的消息,评价一定有偏颇,他这个天下第一高手也不得幸免。叶修本打算再游几日就回中原,既然周家胸有成竹地替他下了战贴,他没有不来的道理。

是夜,灯火通明的扬州城终于稍稍安静下来。屹立在城北的周家府邸大门禁闭,门口站着两个家丁,静若木桩。

叶修行动迅捷如风,悄声无息地从后门翻了进去。他蒙了面,附趴在房顶上观望了一圈,发现周家竟然无人巡夜!

这就很奇怪了。

难道有了会洗脸神功的小少爷,周家人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吗?

叶修沉思了一会儿,决定换个房顶观望。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周家还是有人在巡夜的。

那人就在他身边。

 

天下第一高手大惊失色,一屁股坐在了房顶上。

他是刚来的,还是一直在这儿?我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他?夜色较晚来人的身型也较小,但我怎么会对别人的内力毫无察觉?

叶修心中翻江倒海之际,那人像是也刚刚发现他一样,转过头来。

借着月色,叶修看清了来人的脸,心中当即又加上了一条疑问:这究竟是个男的还是姑娘?

那人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模样清秀,在月下难以分辨性别。叶修见那人并不打算出手,冷静了几分,道:“你是谁?”

这话一出口,叶修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足够冷静,然而那人竟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周泽楷。”

“你就是周泽楷?”

天下第一高手目瞪口呆。

周泽楷眨眨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是在等着他介绍自己。

平日耍惯了嘴皮子的叶修从未觉得开口如此艰难,甚至怀疑起这是周家给他施下的美人计。十五六的年纪,加上这周泽楷似是中气不足,声音有些虚弱,叶修仍不敢确定他究竟是男是女。

叶修道:“你知道前些天有个叫叶修的人给你下战书么?”

周泽楷点头。

“你是听到我出声了才发现我么?”

周泽楷点头。

“你是怎么上来的?”

周泽楷用眼神示意,叶修这才发现屋顶边还架着梯子。

“你知道我就是叶修么?”

周泽楷答得很快:“我认输。”

叶修:“……”

他不仅撞破了周家小公子不会武功,搞不好还撞破了周家小公子其实是个小姐!

这边天下第一高手正在内心天人交战,那边周家突然亮起了巡夜的灯笼,混着急急的“少爷不见了”“快去找”传了过来。这一声提醒了叶修他今晚来的真正目的,虽然此时此刻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叶修苦笑着想,总不能真的和周泽楷动手吧。

家丁的脚步愈来愈近,叶修没有多想,抱起周泽楷飞身下楼,将人平平稳稳地放到了地上,轻声问:“你自己能走回去吧?”

周泽楷盯着他,不发一言。

叶修道:“今天这一战,算我来过了。”

他御起轻功,眨眼间人已在屋顶上立好。周泽楷抬头看他,月亮像是能读懂人的心思,将两人笼罩起来,叶修这下终于看清了周泽楷的模样。不愧是洗泉水洗出来的脸,真好看。他这么想着,露出一个笑容,声音也染上了笑意。

“我认输。”

 

第二天,江湖上上下下都在议论同一件事:叶修被周泽楷击败了!

这横空出世的,最年轻的天下第一高手,终于遇到了他的对手。

比起叶修,周家小公子年仅十六岁,家世显赫,名声大噪,一时间成了最具争议的人物。但名声在外,人却不见踪影,起先人们将这当作低调,年复一年,周泽楷依旧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人道是功力大不如前,怕像叶修那样被人击败。但周泽楷拒不接受比试,也没人能打破铭剑大会三年连胜的记录,这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号,还是稳稳地戴在周泽楷头上,而叶修……

而叶修,从那之后便再也没人见过。

评论(34)
热度(419)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