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暗涌 番外

来吧,你们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没有肉!

为何你们都说番外得有肉!臣妾做不到啊!(咆哮脸

深更半夜码字有点神志不清,逻辑混乱语言贫瘠请见谅(

顺便这篇就作为隔壁某人的生贺了,感动吗



番外

 

叶修一走进包厢就听见黄少天嚷嚷着叶修你又迟到不要脸今天你买单不许跑,身边周泽楷一边关门一边说了句抱歉,其他职业选手纷纷噤声,摆出看好戏的架势。

叶修咳了一声,不负众望地说:“没带钱。”

黄少天一下跳起来:“靠靠靠靠靠别骗人了!之前可是说好的啊,谁迟到谁请客,迟到一分钟就罚一杯酒,我可帮你算着呢一共三十七杯,不喝完不给走啊!”

叶修说:“我开车来的。”

黄少天痛心疾首地拍桌子:“你还要脸吗?车能开得过来吗?而且你什么时候有车啦?”

叶修扬起眉毛,一伸手搭上周泽楷的肩膀。

“我家小周的不就是我的吗。”

黄少天飞快地捂住耳朵转向喻文州:“队长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很恶心的话。”

喻文州笑:“看来叶神和周队感情很好。”

叶修拉着周泽楷入座,顺手脱下外套:“羡慕吗?”

黄少天改捂双眼:“叶修快把你那大脸盘扭一边去看着伤眼。”

“好了。”喻文州说,“既然到齐了,那么就直接开始吧。”

 



包厢里坐了十来个人,全是职业联盟里的老面孔。第十三赛季结束后,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和副队长黄少天双双宣布退役。之前蓝雨在G市为两人举办了退役仪式,一部分老选手未能到场,后来在魏琛的建议下,又组织部分选手约了个时间在G市聚一聚。

喻文州直接给周泽楷发了短信,并托他转告叶修这个消息。叶修看到周泽楷递过的手机屏幕时,幽幽地感叹了一句时光飞快,去年还夕阳红呢今年就落山了。

周泽楷默默听着,叉了一块苹果喂到叶修嘴里。

叶修和周泽楷已经交往了六个月。置于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双方都很难确切地描述出来。似乎突然之间,两人像是各被推了一把,不可避免地撞在一起,不可抗拒地相互吸引。而直到有一天,周泽楷吞吞吐吐地说了“前辈我”三个字站在原地纠结了半天结果被叶修抢白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后,他惊讶又坚定地嗯了一声,然后鼓起了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勇气,说:“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回答:“挺巧的,我也是。”

于是就这么在一起了。

没多久,叶修搬去S市和周泽楷同居。如果说区别的话,其实两人相处的气氛并没有什么改变。周泽楷为此搬离了俱乐部宿舍,所幸房子离轮回不算远。而叶修在家就做他的荣耀解说,前不久也已收到了来自职业联盟的邀请。就像是再寻常不过的生活,甚至看不出这是一对情侣。

所以当叶修向几个关系较好的职业选手公布他和周泽楷的关系时,众人都惊讶于“靠你什么时候和周泽楷勾搭上的”和“靠你怎么跟周泽楷勾搭上的”。对此叶修潇洒地一甩头说凭哥的魅力这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吗。

当然值得。

其实就连当事人自己,至今都十分惊讶,他们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想什么呢?”黄少天一巴掌拍上叶修的背,砰一下把满满一杯啤酒按到面前,“逃避是没有用的,来吧英雄还有三十六杯排队呢。”

“别闹,一会儿还坐车呢。”叶修不动声色地把酒杯往旁边挪挪。

黄少天拍案而起:“糊弄谁呢喝酒跟坐车矛盾吗?嘿嘿嘿叶修我知道你酒量,别想逃啊!”

周泽楷接过酒杯,说:“前辈,不能喝。”

“你看。”叶修一脸无辜,“我家小周不让喝。”

黄少天大喷垃圾话。

叶修想,以这个嘴速,主席不吸收一下当解说实在可惜。

包厢气氛乱哄哄的,魏琛已经喝高了,拉着王杰希要划拳,韩文清在一边面无表情地喝汤,喻文州推了一次又一次劝酒,带着杯子逃到对面。叶修和黄少天互放垃圾话战得正酣,周泽楷乖乖地在一边替叶修喝了那杯啤酒。

喻文州为自己倒了一点水。“感觉怎么样?”

“好。”周泽楷回答。

喻文州笑:“我记得周队酒量不错?”

叶修回头喊了一声:“别趁虚而入公报私仇迁怒他人啊文州!”

喻文州说:“叶神想多了。”

黄少天抓住机会:“叶修你不喝也可以让周泽楷替你喝嘛!还有三十六杯一杯不许少啊!”

魏琛附和着说对,王杰希趁机出去上厕所。

叶修摆出嘲讽脸:“那你们可别怪我欺负人,我家小周这酒量喝趴你们都有剩。”

“靠你得意什么?”黄少天不满,“有本事一对一来战个痛啊!”

“来就来呗。”

半小时之后黄少天就趴在桌子上数星星了。

叶修满意地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喻文州无奈地笑笑:“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别文艺了,不如先想想一会儿怎么把人都送回去吧。”叶修环顾着东倒西歪的包厢,“先提前声明黄少天你负责啊。”

“好。”喻文州说,“那其他人就辛苦叶神了。”

 

 

当最后一个人开始神志不清时,早有准备的喻文州爆手速一把捞起黄少天道了声散会就出了包厢,韩文清一言不发地领着霸图的人道别离开,王杰希和叶修四目相对,最终留下一起将剩下的职业选手送回了酒店。

喻文州最后还是等在酒店门口一辆辆拦了出租车,叶修和周泽楷最后一对上车,时间已经不早。到了旅馆,两人进了房间,叶修率先瘫倒在椅子上。

周泽楷替叶修倒了杯水,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叶修吃得有点撑,其中大多数是为了糊弄黄少天而灌的白开水。在车上颠簸了一路,脚刚着地就吐了一地,所幸吐完之后稍许好受了些。

周泽楷一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一手轻轻地为他揉着肚子。

犹豫再三,终于开口。

“叶修。”

“嗯?”

周泽楷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两个小盒子,放在茶几上,打开。

是两枚戒指。

样式普通的银戒,一个刻着Y.X To Z.Z.K,一个刻着Z.Z.K To Y.X。

寓意一目了然。

周泽楷小心翼翼又略带期许地观察叶修的表情。

“啧,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送你这个了。”

叶修拿起刻着Y.X To Z.Z.K的戒指放眼前端详了一阵,又放回到盒子里。

周泽楷有些不安地看着他的动作。

叶修突然单膝跪地,拉着周泽楷的左手,将那枚戒指套进无名指,轻柔地吻了一下。

周泽楷一脸震惊地看着叶修若无其事地拍拍膝盖起身。

“不帮我也戴上?”叶修大大方方地伸出左手,“错过可就没了啊。”


END

评论(24)
热度(322)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