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明火(完结)

短篇一发完

傻白甜

……应该是

顺便祝大家圣诞快乐么么哒=3=


明火

 

 

叶修踏出长途车站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吹了个措手不及,一路上司机把车厢温度打得跟春风三月似的,骤变的温差让叶修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拉上大衣拉链,戴上路边药店十五块一个的防尘口罩,对着雾蒙蒙的天气眯起眼。

周泽楷几乎在叶修走出车站的同时认出了他的身影,从斜对面一路小跑着过来,站定,口罩上方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含着笑意,心情愉快的样子。

“前辈。”年轻后辈的声音在厚重口罩的阻隔下有些模糊。

“动作挺快的嘛小周,等多久了?”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伸手想去接行李,却发现叶修两手插在口袋里,在一群拖家带口大包小包的人群里显得要多悠闲有多悠闲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叶修大跨步迈出四五米远,又停下回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周泽楷。

“走啦小周。”叶修喊了一声,“我等你带路呢。”

周泽楷这才急急忙忙地动起来。

两人在车站前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周围已经有几个人在那指指点点。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二赛季冠军,三冠战队轮回队长周泽楷,实力强劲,当打之年,还是联盟的脸面,主席的心头好。用楚云秀最近看的那部电视剧里的台词来形容就是“闪耀得像黑夜里的一颗明星,火热得像飞雪中一团烈火”。

这样的周泽楷,在S市的长途汽车站被人认出来也并不是那么稀奇。

 

一周前不知谁在职业选手群里发出了老选手线下群聚的提议,仅限第一到第四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参加。黄少天一看自己居然被划入了“老龄组”范围当即大爆垃圾话,直到被韩文清一句闭嘴堵上话头,提议已经扯到了十万八千里远。

周泽楷犹豫了半天也没能把那句留在对话框里的“我来组织”发出去。

一不是范围内人员,二又不常在群里说话。

就算发出去了大概也只会得到“哎周泽楷居然说话了”“说了四个字”“没有省略号”这类关注。

江波涛端着水站在周泽楷身后看了半天。看着他的队长先是快速地输入了四个字,呆滞一会儿,删掉,又重新输入,然后继续陷入呆滞状态。

屏幕那边黄少天已经将话题引到了刚结束不久的第十二赛季上。

江波涛咳嗽一声。“队长,你想发就快发吧。”

周泽楷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半响才转回屏幕,下了天大决心一般地敲下回车键。

 

[一枪穿云]我来组织。

[夜雨声烦]哎哟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这不是新科冠军吗不过你这是准备组织啥呀?

[一枪穿云]老选手聚会,来S市。

 

职业选手群里被扔下了一颗炸弹。

聊天页面以骇人的速度向上翻新着,周泽楷的手指一动不动地停在键盘上。

 

周队出现了!

合影!

天哪周泽楷你真的要扛起这项大任吗?

哈哈哈周队出面的话一定要去捧场啊。

不对吧?周队这是第五赛季出道的怎么组织夕阳红聚会啊?

我靠靠靠靠靠靠谁说是夕阳红聚会啊这是资深前辈回忆过去展望未来联谊会好吗?

提议不错。

哎呀喻队!

拜大神!

咦队长你居然觉得不错吗你这是已经决定要参加了吗?

 

周泽楷目不转睛地对着屏幕看了很久。

页面刷新的速度很快,话题也再一次被黄少天扯开。

本来就是个临时提议。他想。伸手准备关掉页面。

 

[君莫笑]呵呵。

 

周泽楷止住。

 

[君莫笑]我听说有人要组织联谊会?

[夜雨声烦]……我靠叶修你???

[君莫笑]看到哥英俊的身影被吓住了吗?好好求我的话给你个签名也不是不可以啊。

 

第十赛季夺冠的兴欣队长叶修在总决赛后宣布退役。

十年四冠,荣耀教科书,斗神一叶之秋,散人君莫笑,全明星常客。

叶修发出第一个字的时候,职业选手群已经被刷开一片。但周泽楷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他的每一句话。

鼠标从对话窗的红叉挪到了群成员一栏。

江波涛看着他的队长把鼠标放在君莫笑的名字上犹豫了半天,一脸高深莫测又视死如归的表情,最后还是无声叹气摇着头离开训练室。

 

 

“说起来啊,小周,你这回怎么想到要做东啊?”

叶修在副驾驶上半眯着眼,一边取下口罩一边问。

周泽楷双目直视着前方,嘴唇抿起。

叶修不怀好意地笑笑。“该不会是你仰慕各位前辈已久趁机套近乎吧?”

周泽楷一踩刹车。红灯。

然后在叶修的目光里,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到达酒店的时候,韩文清一行人已经在大堂候了近两个小时。

黄少天瞅准了叶修跨进大门的一瞬间就冲了上去狂飙垃圾话:“叶修你知道你迟到了多久吗就算是走你也该从H市走到了还是说您老人家上了年纪腿脚不便走不快啊恩?”

叶修嘿嘿一笑,一把揽住黄少天的脖子。

“说什么呢少天大大,都是一起参加夕阳红聚会的人了。”

黄少天一甩胳膊。“谁跟你一起参加啊我这是观光顺便赏脸来看看你们好吗?”

韩文清:“闭嘴。”

喻文州:“呵呵,既然都到了,那就先去包厢再聊吧?”

周泽楷:“……嗯。”

 

 

众人订下的包间里有一扇落地窗,正好将雾霾笼罩的S市风光尽收眼底。

从约好时间到聚会,不过是一周的时间。一周内S市的天气基本正常,偏偏到了聚会当天一早就是大雾弥漫。叶修乘的那辆长途车司机大概受了空调的影响,开车开得也跟春眠不觉晓似的,加上视野不算好,一下子晚点快两个小时。

职业选手们在大堂里等得两眼发直也不见叶修人影,偏偏他还没手机。最后还是周泽楷主动去车站接人。

叶修听闻后一脸不知道是不是使劲憋出来的愧疚。

“辛苦小周了。”

周泽楷连忙摇头。

喻文州笑:“是啊,要不是周队做东,大家也难得在这里聚一聚。”

韩文清举起酒杯对周泽楷扬了扬,一饮而尽。

“啧啧啧你看看老韩这酒量。”叶修喝了口白开水。

“羡慕你就直说呗。”黄少天瞅准空子,“叶修大大你不也来一杯?”

叶修笑嘻嘻地一口干了杯子里的白开水。

“你懂什么,酒那得讲究人多的时候才好喝。”

“靠别装了大家都知道你……”

韩文清:“吃饭。”

 

 

说是第一到第四赛季的选手聚会,其实一间包厢里一共也才八九人。

大多数够得上夕阳红聚会入场资格的选手早已退役,多少有些远离了网游的圈子,有些则对不上时间;还有现役的选手更是难以抽出时间。

喻文州和黄少天飞来S市这一趟还得掐着秒表。

韩文清自十一赛季夺冠后便和张佳乐同时宣布退役。这次张佳乐本是要一起来,聚会前几日却说突然有了急事。

林敬言正在公司忙着加班,托韩文清带了句好。

一圈看下来,都是熟悉的面孔。

周泽楷挨着叶修坐,一顿饭下来居然没说一个字。中途还被黄少天拉着灌了几杯下去,结果那边已经有些懵了,周泽楷还端正笔直地坐着,一口一口嚼着青菜。

“看不出来小周还挺能喝。”

饭局将近结束时,神志清醒的大概只剩没喝酒的叶修和喻文州,以及周泽楷。连韩文清都半耷拉着头。

叶修有些头疼地按着太阳穴。“来吧,商量一下怎么处理。”

喻文州不动声色。“一个个送回去吧。”

说完动作迅速地先扶上酒品良好的韩文清,对叶修客气地笑笑:“少天就麻烦你了。”

叶修打量着自顾自唱起两只小蜜蜂的黄少天,对周泽楷抛去一个善意的微笑。

“小周?”

 

把几个成年人挨个扔上出租车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叶修捶着腰和周泽楷走出酒店大门,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目送最后一辆出租车驶离视野。

“辛苦啦小周。”叶修把手里打包的炒青菜和松子鲈鱼递过去,“带回家热热,别浪费。”

周泽楷接过:“谢谢。”

“那……不麻烦你啦。”叶修说着摆摆手,“时间不早了,我自己叫车去旅馆,你就开车……”

“……小周,你喝酒了对吧。”

 

最后叶修和周泽楷一起坐着出租车来到下榻的旅馆。

房间设施很一般,单人床,除此之外只有两张单人沙发椅。

叶修看了眼时间。

“这都快深更半夜了。”他说,“要不将就一晚上?”

周泽楷不答。

叶修有些尴尬地笑笑。两个180左右的大男人挤一张小旅馆单人床,怎么都说不过去。

更何况眼前的男人还是荣耀最新赛季的总冠军。

叶修拉了张椅子。“那坐下聊聊?等你酒劲过去了再说。”

周泽楷点头。

 

和周泽楷“坐下聊聊”至今还是众多记者敢想不敢做可遇不可求的事。

叶修抽了三根烟,单口相声般地扯了一个多小时,周泽楷的回答也不过是“嗯”而已。

出奇的是,这样的谈话还能进行下去,而且还挺顺利。

“时间过得还挺快。”叶修说,“一转眼都两年了。”

“当初抢了轮回的三连冠,回去后可没恨我吧?”

周泽楷一边摇头一边说不。

“前辈,应该是冠军。”

两年前君莫笑与一枪穿云的对决以后者的倒下告终。当兴欣捧起他们的第一座奖杯时,就连叶修都露出了难得不嘲讽的笑容。

选手通道里的轮回听着场馆外震天的呼声,一言不发。

现在想起来,也难以形容那时的心情。

但绝不是恨。

叶修把烟拧灭在烟灰缸里,打了个呵欠,眼皮一撑一合。

“是嘛。”叶修呵呵笑着,“我退役了,老韩老张也退了,再打个几年文州少天他们也该退了。”

“还挺想多打几年的,但我觉得吧,得给后辈留点活路是不是。”

房内的空调温度打得过于暖和,叶修脱了外套,脸还是有些微红。加上气氛并不是太活跃,此刻已经稍微前言不搭后语,有了睡意。

终于歪倒在沙发椅上也就是十分钟后的事。

叶修睡相很好。头靠在椅背上,没有鼾声,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周泽楷的两颊也被空调吹得有些红。

他绕着叶修来回走了两圈,最后下定决心般地抱起他,轻手轻脚地把叶修放在床上。

然后蹲下,看着叶修的睡脸,感受打在脸上的鼻息。

 

我也很想,再与你一起站在全明星的舞台上。

再与你打一次比赛。

 

周泽楷伸出手贴上叶修的侧脸,鼓起了全部的勇气,蜻蜓点水地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叶修,晚安。”

他露出一个轻柔的笑容。

 

临近年末,又碰上总决赛刚结束,周泽楷一大早就被冯主席叫去拍摄圣诞主题的各种宣传图代言图。联盟的脸面这称号不是白封的。

昨晚等叶修睡着后,周泽楷又把空调温度打低了点,给他盖上被子,然后才离开。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入睡更是晚。

今天一大早就已经坐在摄影棚里,周泽楷不免有点眼皮打架。

化妆师心疼地看着年轻队长眼下淡淡的黑眼圈。

“小周,昨晚没休息好啊?”

周泽楷礼貌地笑笑。

化妆师忍不住想捂心口。黑眼圈怎么了,有黑眼圈也闹不住人长得好看。

摄影工作一开始,时间就像职业选手的手速一样飞快地流去。

联盟给周泽楷安排了一件红色的大衣,还配白毛圈的那种,总之就是淘宝爆款般的款式。结果一往周泽楷身上一套居然给穿出了时装的感觉。

中午告一段落的时候不少工作人员拉着要合影签名,周泽楷礼貌地应付完能坐下喝口水已经将近一点。

他拿出叶修给他打包的炒青菜和松子鲈鱼,托工作人员去加热。然后打开手机,发现一个未接来电。周泽楷回拨过去,居然是叶修的声音。

“哎?是小周啊。我刚准备走了……我没跟你说吧?我订的下午的车票,刚用客房的电话想告诉你一声的。”

“在拍摄。”周泽楷忍不住看了眼手表,“几点?”

“恩?你说班车吗?两点,诶既然在干活就不用来送了,省得主席回头又说我带坏你。”

“……小周?”

 

 

叶修踩着点到车站时,周泽楷已经等在门口。

“看不出来啊小周。”叶修说,“仰慕哥到了这种程度吗?”

周泽楷还穿着拍摄用的红大衣,旁边等车的人纷纷侧目。

“辛苦你啦。”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膀,“那我先走了?”

“好。”

“打得不错,加油超过哥的四冠啊。”

“好。”

叶修跨进候车大厅。

周泽楷默默看着叶修走过检票口,一拐弯消失不见。

S市的雾霾还未消散,叶修估计得等到傍晚才能回到H市。

他转身离开。

 

就像一团明火。


评论(19)
热度(283)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