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孙肖]601的小事情

给 @荀阿贩 太太的孙肖本《Beyond Game》的G文

傻白甜

一发完结

小戴视角



1 601的小事情

 

“您好,我是……”

“是什么是?”

 

开门的青年穿着背心加裤衩,神色满是不耐。

我将手里的表格递给他。

裤衩男动作粗鲁地夺过,满不在乎地扫了两眼:“这是什么东西?”

你难道不认识字吗?

“您好,我是……”

“不填。”裤衩男再一次干脆利落地打断我的开场白,表格朝我怀里一塞,手扶上了门准备赶人。

我急忙朝前跨了一大步,死死抵住门。我已经冒着外面能晒脱人一层皮的太阳敲了二十六家的门,第一次遇上如此蛮狠不讲理的住户,看他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家里应该还有别人在。

“先生。”我又把表格拍回他怀里,“我是居委会的戴妍琦,为了加强小区的治安,促进和谐生活,居委会决定完善居民的各项信息和联系方式,方便工作也方便自己。居委会保证不会将居民信息用作它途,希望广大居民积极配合工作。”

我指了指脖子上的工作证。“就耽误您几分钟。”

裤衩男眉头一拧:“没听过,不填。”

“早晚得填啊,不填不行。”我从口袋里掏出笔递给他,“肖时钦先生是吗?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裤衩男的脸色又黑了几分。我觉得我的假笑都快挂不住了。

“行。”他一把拿过笔,就着手心唰唰唰填了几下,飞快地将我和表格一起推出门外。

“诶诶诶先生我的……”

大门在我面前关上。

“……我的笔。”

 

所有的填表工作顺利完成时已经将近五点,我捧着最后一打表格刚走进居委办公室,王大妈就神色诡异地挥手让我过去。

“小戴,你过来。”她手里捏着一张皱皱的表格,“这户怎么回事啊?”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张饱受摧残的表格,顿时满腔愤慨地将裤衩男那目中无人的嚣张态度批判了一遍。

“有这回事?”王大妈惊讶。

我伸手拿过表格看了一眼。整张表格只填了两空。

姓名:小事情。

配偶:孙翔。

王大妈有些同情地看着我。

“王阿姨。”我艰难地开口,“您觉得,该怎么办。”

王大妈为难:“小戴你还记得这个……小事情住哪栋吗?”

岂止是记得。“2栋601。”

“601?601……”王大妈沉思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哎哟!那户住的不是肖时钦吗?小肖平时性子挺温的呀?字也……也没那么……随便。”

性子温?

“平时进出小区都会打招呼的,而且……”王大妈的眼中绽放出智慧的光芒,“你上门那个点他应该还没下班啊?”

我的脑中无限放大着裤衩男的脸。

“小肖也没提过结婚的事,平时看起来也是一个人住。”王大妈利落地抽走我手中的表格,“最重要的是,这孙翔怎么看也不是个姑娘的名字啊!”

我点头赞同。

“小戴。”王大妈神情严肃地说,“我亲自去瞧瞧这是怎么回事。”

“啊?王阿姨不用麻烦你了!”我伸手拦住气势汹汹的王大妈,“这名住户嘛……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出了问题还是我来吧!”

“小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万一遇到不法分子呢?”王大妈叉着腰,“我看这601是出事了!”

看来王大妈对601的那位小事情很是关心。

我连哄带劝长达一刻钟后,斗志激昂的王大妈终于放弃了冲进601美救英雄的念头,带着对小事情先生的无限关怀加入了居委会大妈们新一轮与表格的战斗中。

而我,拿着那份皱巴巴的,只填了两格还都填错的,字迹潦草到连隔壁荣耀幼儿园的小孩都不如的表格,长途跋涉200米,在601门口敲了十分钟门。

 

 

2 裤衩男和小事情

 

第二天下午来到居委后王大妈热切地问我事情的进展,我说昨晚601的门铃坏了,住户的耳朵也坏了,所以毫无进展。

王大妈严肃地说:“小戴,这不是我们社区工作者应有的态度。我觉得小肖的情况很奇怪,很可疑,很蹊跷。”

我猜她觉得奇怪可疑又蹊跷的只有小事情先生为什么会有个叫孙翔的配偶。

“王阿姨,您先别着急。”我笑眯眯地安抚她老人家的情绪,“我一会儿再去走一趟。”

王大妈看着我:“小戴,做事可得有责任心啊。”

我连连说是。

“我过会儿得去参加区里的志愿者大会。”王大妈语重心长地拍拍我的肩膀,“这事儿就全权交给你了——一定得查清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点头称好。

送走王大妈后,居委办公室只剩了我和另外两个大妈。

我叹了口气,把空调温度又打低了点。

 

其实昨晚在实施轰炸式击打后,601的大门还是被我敲开了。

门后露出的是裤衩男的脸。

我连忙伸了一只脚卡在门前。裤衩男动作慢了一拍,脸一黑。

我又在他开口之前把那张表格举到他面前。

“先生,您这表格不合格。”我说,“得重填。”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得本人填。”

裤衩男看着我的脚,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直接把门关上。我在他付诸行动之前又把身体往房子里挤了挤。“小事……肖时钦先生在吗?”

“不在。”

我转头盯了裤衩男一会儿。

这小子和我差不多大,个子挺高,头发乱蓬蓬,一脸不耐烦。

怎么也不会是那个“性子温”的小肖。

我瞄了一眼表格上的配偶:孙翔。

“你们这居委怎么那么烦?”裤衩男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略一施力,“你说说,这表格哪里不合格了?”

亏你说得出口。

“首先,姓名。”我指着龙飞凤舞的“小事情”。

裤衩男一挑眉:“没错。”

“其次,配偶。”我将手指往下挪了两格,咬牙切齿地说,“我没说错的话,这位孙翔就是您吧?”

裤衩男满意地点点头:“没错。”

敢情小事情先生还真是遇见麻烦了。

我打量着裤衩男洋洋得意的脸。

大麻烦。

 

 

“不好意思。”

一声轻呼打断了我在脑内对裤衩男恶劣且幼稚行为的批判。

我抬头,正对上一个拎着公文包的男人。

“你好。”我说,“有什么事?”

男人一侧身。

身后站着一个青年。长得还挺帅,板着一张脸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恩?

青年不情不愿地开口嘟嚷了几个字。

“孙翔。”男人喊了他一声,同时对我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孙翔?

我恍然大悟地看着他。

裤衩男今天没穿背心加裤衩,套了件短T加运动裤,背着双肩包,头发收拾得干净清爽,一下还真没认出来。

孙翔在原地纠结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心,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对不起。”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一办公室的冲天怨气。

隔壁桌的大妈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我回以一个yes we can的眼神。

“他……这几天心情不好。”青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笔,“这笔是你的吧?”

我接过道了声谢。

“您就是肖时钦先生?”

男人点头:“我昨天下班到家发现桌子上多了支笔,追问了他很久才知道这件事。”他微微皱眉,再次向我道歉。

我有点招架不住。“哎别那么客气,过去就过去了……您再重新填个表吧?”

肖时钦连忙答应,拉了张椅子坐下。

我抽了张新表格给他,肖时钦道着谢接过,低头看了一遍,然后拿起笔一字一画地填写。

轮到填家属信息时肖时钦犹豫了一下,最后统统划了斜杠。

我乐了:“您还没结婚啊?”

肖时钦摇头。

我翻出那张旧表递给他。肖时钦接过去看了一眼,居然笑了出来。

“真是……”

“能问您个问题吗?”我凑过去,“外面那位大爷是你谁啊?”

我指了指怒目圆睁站在居委会办公室门外扒着窗的孙翔。

肖时钦回头对孙翔笑了笑。

“朋友。”

“不是吧?”我大叫,“那么……年轻。”

孙翔打扮打扮之后我断定绝对不超过二十岁。

“我也不是很老啊?”肖时钦一边说一边填,“你呢?你跟孙翔差不多大吧?怎么在居委会干这活?”

“这是社会实践。”我说,“假期作业。”

“你读哪个大学?”

“雷霆。”

肖时钦写字的手一顿,半响才抬起头,露出笑容。

“巧了,我也是。”

 

 

3 学长小事情

 

能在同一个小区里碰上学长是件挺稀奇的事。肖时钦正好比我大四届,读的机电工程与自动化,现在当着勤勤恳恳鞠躬尽瘁的上班族。

知道师出同门后我瞬间对这位小事情先生好感倍增——也许还有孙翔大爷的衬托的原因,总之,等肖时钦填完表,隔壁的两位大妈也已经凑上来问东问西了。

“小肖啊,今年多大?”

“小肖啊,在哪个公司上班啊?”

“小肖啊,有女朋友没?”

我默默想着,表上不是都写着吗?

肖时钦果然“性子温”,表情不变地一一回答。

我看了眼窗口已经等得望眼欲穿的孙翔。“肖学长,我看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吧?明天还得上班呢。”

肖时钦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在大妈们赞赏而不舍的眼光中离去。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

王大妈开会回来指点完朝政不忘向我询问肖时钦的事,我如实禀报,并强调了人家还是未婚单身男青年的事实。

王大妈十分满意。“我就知道。”

我感受到下午在办公室的两位大妈投来敌视的目光。

“小戴,你觉得小肖怎么样?”王大妈朝我抛了个媚眼。

我说:“挺好。”

“你看,人老实,性格好,有本事。”王大妈掰着手指,隔壁两位大妈也凑过来。

“小王你跟那小伙子熟吗?”

“我看那小伙儿不错的。”

我想起窗外那道饱含怨念的目光。

“我觉得……也不一定。”

三道凌厉的视线朝我射来。

“恩……我觉得。”我挺直腰杆,“也许肖先生已经有对象了呢?”

“不可能。”大妈A说。

“下午还说自己单身呢。”大妈B说。

“小戴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女朋友?”王大妈说。

“……直觉吧。”

王大妈惋惜地摇头:“年轻人。”

我低下头。

谁说对象一定得是女的。

 

居委会生活继续着。

我每天到达居委会,放下包,坐在椅子上,都能正好看见肖时钦拎着公文包不急不缓地走进小区门,先跟门卫打了个招呼,又跟巡逻的保安打了个招呼,接着跟保洁阿姨打了个招呼,然后跟眼巴巴候在居委会门口的王大妈打了个招呼。

最后,透过窗户,向我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

而孙翔大爷过着他深居简出不谙世事的生活,偶尔才能看见打扮清爽的他背着包窜上小区门口停着的轿车。

我●度过,一般人坐不起。

对比一下天天步行加公交上下班的肖时钦,我忍不住再次脑内批判孙翔。

不过批判的同时我也好奇这两人到底怎么凑在一块儿的。

很快,这个机会就来了。

 

断电,是件很可怕的事。

夏天断电,那就是噩梦般的事。

 

孙翔大爷的脸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比平时更臭了。肖时钦一边给孙翔扇风,一边擦擦脸上的汗。

我站在一旁看着站在一众大爷大妈中的两人。

“跟我回家。”孙翔忍无可忍,一把抽走肖时钦的扇子,扔在地上。

肖时钦惊讶地看着他。

“这什么鬼地方!”孙翔拉住肖时钦的手就要往外走,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肖时钦反应过来,挣脱孙翔的钳制。“别闹。”

“你说什么?”孙翔不顾众人的目光大叫,“我跑到这里,陪你住公寓,陪你吹热风,你说我闹?”

肖时钦还没开口,孙翔就跟一阵风似的跑了。

“学长。”我看着孙翔的背影,“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肖时钦苦笑,“他只是……还小。”

我把“你不追上去吗”给咽了回去。肖时钦捡起扇子,对着路灯敲了两下,对着自己扇起来。“学长,你跟孙翔怎么认识的?”

“说来话长。”

 

 

肖时钦比孙翔大了四岁,但却只比他大了两届。孙翔典型的含着金汤匙出生,家境不错,天赋异禀,连跳好几级。肖时钦在雷霆的时候是校辩论队的,大三那年还带着校队差点杀进半决赛,结果败在一支名不见经传的队伍手上,主辩手就是还在念大一的孙翔。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没几个月,肖时钦因为种种原因转去了嘉世大学,结果在校门口碰见了同样转进嘉世的孙翔。

“大概是在陌生的环境里遇到熟人的关系吧,孙翔老是跟着我。”肖时钦可能回想起了跟屁虫一般的孙翔,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们那叫哪门子熟人啊。

“反正那会儿很快就熟起来了,孙翔虽然有点躁,但是人很好,也很聪明。”

我想起孙翔的种种行为,不置可否。

肖时钦大概看出我在想什么,无奈地苦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我面前,他就有点任性。”

“这哪是有点任性啊学长,我看你比他妈妈都耐心。”

肖时钦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笑了一声。

“孙翔在那个环境里,也不止是你们想得那么舒服,他也有压力。”

“两个人在一起,总要有人包容一点。”

啧啧啧。我看着肖时钦身后大喘气的孙翔。

“……小事情。”

孙翔明显是狂奔回来的,手里还拿着两个甜筒。

肖时钦反应不过来,愣了好久一会儿才红着脸回头看着他。

孙翔的脸比他更红。

“我说两位。”

我慢悠悠地拿走孙翔手上的甜筒。

“别浪费啊。”

 

 

4 已婚青年小事情

 

日子恢复如常。

肖时钦依旧过着他朝九晚五的生活,孙翔依旧在家当甩手掌柜。

有一天,在经受完“小肖牌温暖的问候”的洗礼,王大妈对我说:“小戴,我拜托你办一件事。”

我心中警铃大作。“您说。”

“你去帮我打听打听,小肖的情况。”王大妈挤眉弄眼,“那方面的。”

“哪方面啊?”

“那方面呗。”

果然是那方面。

我说:“王阿姨,这不好吧?”

王大妈瞪我:“这有啥?不就问问吗?你情我愿的,万一成了也是好事啊。”

明明只有我愿没有你情吧?

“总之你问问,旁敲侧击,含蓄,委婉。”王大妈下达指示。

 

“就是这样。”

我翘着二郎腿看着如临大敌的孙翔。“我这是执行公事。”

“什么公事?”孙翔蹭得一下跳起来,“那表格不是早就填完了吗!”

“这个叫例行修改。”我用食指敲敲表格,“得本人来填。”

肖时钦端着水果从厨房走出来:“孙翔你坐下,好好说。”

孙翔大爷一脸不爽,拿走了最大最红的那个苹果。

“小戴,有什么需要修改的?”肖时钦在我面前坐下。

我左挑右选拿了个第二大第二红的苹果。“学长你看看有没有变动的内容。”

肖时钦拿过表格认真地看了一遍,看了一眼愤怒地咬苹果的孙翔。

“有。”他点头。

 

 

王大妈问:“怎么样?”

“肖先生早就有女朋友了。”

“啊?”王大妈一脸心碎,“那姑娘条件如何?”

“挺好的。”我说,“高个子,大美人,家境也好,高材生,就是脾气急。”

“娶老婆得贤惠。”王大妈抓住了重点。

“不一定啊。”我笑,“人家就是喜欢呗。”

 

窗外肖时钦正拎着公文包经过。

王大妈立刻忘了这事儿,屁颠屁颠跑去门口接受洗礼了。

肖时钦对我微笑了一下。

我看着手里的601号表格。

——配偶:孙翔。


END

评论(1)
热度(68)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