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No Title

<No Title>

 

 

 

叶修真正察觉变化是在炮弹碰到地面前的一秒,他没有眨眼,觉得世界停了下来,这让他有时间想起很多事,比如他的饭还没吃,他的烟还没抽,他的恋爱还没谈。

战线边缘的小店,在两国开炮对轰之前只是每日做着普通的杂货生意,沦为战区后就摇身一变成为多功能民用军用匪用一体化商铺。昔日的熟客大概早就逃到了东南西北不知道哪个角落,取而代之的是穿着灰扑扑军服的士兵们。叶修偶尔会问起前些天那位方脸的老是买中华的小伙去哪了,一直与他同行的士兵眼皮不抬一下,回答哪儿都去。叶修递去他要的东西,心中想着到底是去了天上还是地下,突然听到一句低低男声:阵亡了。

叶修一抬头,这就看见了一双黑亮的眼睛。

那是他在战场上的初恋,因为魏琛说战争前、战争中和战争后的人生是不一样的。这是叶修以为的初恋,实际上,在叶店长和周军官之间,一直以来只有叶修的接近讨好,周军官仅在两人尴尬得快要无话可说时才会出声道谢,然后继续保持他生涩的沉默。

所以叶修也想不明白,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周泽楷当初为什么会在他没出声前补了那一句多余的说明。当事人估计也想不明白,他对叶修做的最多的反应就是羞涩地笑笑,然后摇头,或者摇头,然后羞涩地笑笑,在这个问题前也是如此。叶修对他这种与外貌截然相反的性格束手无策,某日向魏琛提及,引来对方一阵惊讶。

周泽楷啊,小周啊!魏琛用手比划了两下,王牌狙击手啊!

这么年轻就是狙击手啦,还王牌。叶修看着头顶溜过一架冒着烟的飞机,说,真可怜。

你又瞎扯了。魏琛白他一眼,人家年少有为,前途光明得很,冯主席亲自提拔的,你懂什么?

冯主席提拔?叶修摇摇头,可怜可怜。

魏琛问:老叶,你为什么说他可怜?

叶修答:因为他跟我一样,不适合打仗。

魏琛哈哈大笑两声,对叶修投以藐视的眼神。这话你说对了,但小周是心地善良,你是战斗力负五,本质不一样。

对对对,我承认。叶修大大方方地说。

魏琛像是见了鬼:我怎么觉得你认识周泽楷之后就性情大变?

叶修眨眨眼,无辜地说:因为我喜欢他呀。

为什么喜欢他?

叶修发现自己也被周泽楷影响了,连如此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了。他本想以一个玩笑的口气说出藏了几个月的告白,事后魏琛告诉他,当时叶修的表现认真得吓到了他,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周泽楷王牌。

自叶修和他的小店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以来,人们没有见过他与谁走得近,或是给谁寄过什么,形影单只,潇洒得很。战争开始后,大家争先恐后地逃命,他依然每天日升时开店,日落时熄灯,好像远处的炮弹声并不存在,天也还如以前那样蓝。这样的生活持续到叶修也认为自己不再需要陪伴时,周泽楷带着他的黑眼睛走了过来,认真地为他解释:阵亡了。也是在对自己说:阵亡了。据魏琛说,周泽楷入伍五年,至今仍记得死去的战友的名字。

叶修已经很久没见过活得这么认真的小年轻了。

那天周泽楷红着耳根落荒而逃,不知道回去之后想了些什么,想通了还是没想通,怎么想的,叶修无从得知。一是因为那之后周泽楷便有好几天没来过他的店,二是因为等周泽楷再来他的店时,他已经在逃命的路上了。

同样的,他也不知道那天周泽楷特地穿了套干净整洁的军装,手里拿着几支路边摘的小花,一边练习准备了数日的说词一边走向空无一人的,被打成窟窿的店铺,脚步停下的时候,军营也在他的身后,炸了。

那天周泽楷又以不太好的方式悟到了一个新道理:野花是不能当子弹用的。

后来叶修知道自己在那些士兵的口中将各种死法都试了一遍,比如被流弹打死了,比如被敌军扫射而死,又比如饿死在逃亡的路上,跌倒在深夜的沟渠,诸如此类死于非命的结局,却从未听人说,哦,叶老板啊,说不定还活着呢。

周泽楷四处打听他的下落时一定也这么想,这么失望。他大概想起自己过去那么多年,每次问及别人的去处,得到的总是一句他大概死了的回答,那么他打仗是为了什么呢?他这个狙击手当了有什么用呢?打死了那么多敌人,为什么自己想保护的人还是一个接一个死了呢?

这些都是叶修的揣测,因为他再次见面的时候,当初的小周已经不见了,站在他面前的是敌军代表周泽楷,任凭他怎么观察也找不出一点当年的影子。

叶修想,年轻人,在战场上有点教训是好事,没有教训活不长。他和周泽楷本就处于两个对立的阵营,一切都是没有结果的。

他想问,小周,看到我没死你高兴吗?

但周泽楷只是说:签字吧。

 

战争结束后,一切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差。两国和平停战,因为双方在战争后期都已是苟延残喘,周将军和叶将军在前线胶着了那么久,把大家的希望绝望一并磨没了。

输也好赢也好,快点结束最好。

没有见面时,周泽楷依稀对敌方的首领有着隐隐的猜测,但战争的时间太长,他已经快记不起十年前死去的那张面孔了。真正见面时,他也已很难将眼前的叶将军和卖香烟的叶店长对上号了。

毕竟啊,战争前,战争中,和战争后的人生是不一样的。

他看着叶修缓缓地在停战协议上签字。

 

再过五年,叶修重新踏上那片土地,硝烟还是没来得及散去。

他的小店已经成了一堆废铁。作为交换来维持和平的人质,开店不是他所能触及的活动范围。他本来有机会彻底摆脱与那里的联系,第一次的妥协换来战场上麻木的五年,第二次妥协又要换来什么呢?

叶修想起当初离家出走逃进邻国时的窃喜,想起不知道多久前因为他一句话匆匆离开的青年。

他感慨万千地看着天空,呼唤道:小周啊。

“嗯。”

空气中窜出一丝不同的异香。

当年开着野花的那片土壤已经荒芜,但多年过去,那种独特的香气依旧在那里。

 

 



上次作为小礼物的短文!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呢(

评论(10)
热度(237)
  1. 北海 ぐ 冰宫打字机 转载了此文字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