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T · L 番外 Catch me if you can

Catch me if you can


事情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复杂。今天是纪念日,为了庆祝《隔离区法》颁布二十五周年整,周泽楷本该得到一天假期,可现在机关自身难保,不要说假期,连喝口水都要掐着秒表。

更别说眼前还有一个大发雷霆的冯宪君。

“一个分部近百号人,被几个乌合之众打得屁滚尿流,”冯局长气着气着笑了起来,“二十个监督就这样跑了,你们真行啊?”

“十八个。”江波涛翻动资料,“有两个在战斗中死亡。”

冯宪君顿了一下,狠狠敲了敲桌子:“什么十八个?一个也不行!半个也不行!”

“机关在这次事故中最大的损失不是这个,”江波涛将一份报纸推到会议桌中央,“局长,我觉得我们应该优先讨论这个问题。”

机关位于Q市的分部遭到特殊能力者反抗联盟攻击已经是一周前的事,然而这场风波还是在两天前,前机关成员、隔离区T常驻监督张新杰发表了一份骇人听闻的声明后才真正开始。消息流出把坐在总部的冯宪君气得两眼发黑,连夜将他的心腹召来,周泽楷半夜里接到江波涛的电话,匆匆收拾了行李便赶到总部。

“队长,他们这次真是急坏了。”江波涛在电话里笑得得意洋洋,“都顾不上遮遮掩掩,听说冯宪君心脏病复发,你猜是真的假的?”

应该是假的。周泽楷听着冯局长中气十足的怒吼,开始担心起随之而来的问题。冯宪君在职近三十年,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分部被袭击与报纸登出机关瞒得天衣无缝的改造计划之间相隔整整三天,三天的时间不够机关处理隐患,还任失误自由放大,冯宪君除非是真的气到把智商也吃掉了,不然就是在演戏。

江波涛认为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在隔离区T的经历让他们如今能坐在这里看冯宪君亦真亦假的大发雷霆,机关对他们很有信心,因为周泽楷是他们的第一个试验品,也是第一个成功的试验品。T区哗变过后,机关立刻撤出隔离区T的所有监督,以体检的名义为他们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到达总部的当晚,周泽楷就偷偷地溜进江波涛的房间,花了一个晚上使他避免被洗脑的命运。幸运的是江波涛抽到的次序非常靠前,因此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被安排在一起——轮回部队。

实际上,从隔离区T离开后的记忆比在那之前的任何一段时间都要清晰明了,也许是强行掀开被封闭的记忆所带来的后遗症,又或许是因为周泽楷的心中又有了不同于往的坚定目标,总之,冯宪君丢给他一个轮回部队的担子时,比起压力与担忧,他胸前燃起的更多是兴奋。一是特别行动组的出现表明机关已经意识到危机的到来,二是冯宪君的决定给周泽楷的英雄外衣又镀了一层金。机关一向喜欢玩内部击破这一招,现在轮到他们自己给自己埋炸弹了。

“是的,”他接过江波涛的话,声线沉稳有力,“要先处理。”

冯宪君沉默了一会儿,赞同地点点头。

“舆论对我们不利,”江波涛说,“但我不赞成强行堵住话头,会反弹。”

“君莫笑。”周泽楷说。

江波涛愣了愣,笑着解释道:“队长的意思是,先从君莫笑下手?”

“君莫笑……是最近几个月才冒出来的那个兴欣的首领?”冯宪君问,“这次的袭击是他策划的?”

“只有特殊能力者反抗联盟承认了这次袭击,君莫笑没有表态。”江波涛说,“但就目前来看,虽然联盟称他们的首领是喻文州,但君莫笑才是实际掌权者。不论是不是他策划的,拿下君莫笑,对联盟一定是个打击。”

“这跟压下舆论有什么关系?”冯宪君问,“这个时间拿下君莫笑,会不会激起特殊能力者的反弹?”

周泽楷突然说:“不需要。”

“队长的意思是,我们不需要担心这个。”江波涛飞快地接道,“我们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摧毁联盟,这次的袭击对我们而言反而是个绝佳的借口。只要人在我们手里,其他的事情都能解决。”

冯宪君笑了两声,点头道:“很好,小周的看法和我一样。其实联盟组织袭击分部的消息,我早就收到了。”

周泽楷的眼皮跳了一跳,冯宪君继续说:“T区哗变后,那群特殊能力者就变得非常不安分,你们有什么想法?”

江波涛说:“T区的消息本来应该堵死的,没想到最终还是放了出去。有心人拿这个做文章,让反抗组织的心思活络起来,过去他们都是各干各的,自那以后成立了联盟,发展非常迅速。”

“对。”冯宪君挥挥手,“继续说。”

“所以……”江波涛想了想,“一切还是跟T区有关?”

“T区哗变是预料之中的事,而隔离区T是一座海岛,也是机关决定将它列为改造计划第一个实验点的原因。”冯宪君说,“当然,小江你配合小周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很好,所以机关才重用你们。T区哗变的消息也是机关故意放出的,目的就是解决多年来的一个问题。”

“内鬼。”周泽楷说。

江波涛眼皮一跳,不动声色:“怎么说?”

“这不需要解释。”冯宪君说,“这是很正常的事,你看,你们现在坐在这里,所以你们不必紧张。”

“我没有紧张,主席。”江波涛笑了笑,“我只是奇怪内鬼这件事。当然了,我也不是惊讶机关内部有内鬼,只是好奇……难道高层已经出现了内鬼?”

显而易见,能将隔离区T的消息往外泄露的人绝不是机关某个分部的某个普通成员,但也绝不是能触及核心的人。T区哗变对于机关来说是个打击,对特殊能力者却是一剂强心针,让他们恍然大悟地抱起团,懂得用被操控了多年的舆论反过来打压机关。几十年中被机关钳制得牢牢的特殊能力者终于意识到特殊能力并非原罪,他们应该有像常人一样的自由,有像常人一样的权利。

“一直都是。”冯宪君清清嗓子,已经不见刚才的激动,“机关成立之初,为了迅速吸收力量,采取的是来者不拒的态度,在那种情况下,总是有人浑水摸鱼的。等内部稳定后,机关陆续清理过这样的小鱼,没有用暴力的手段,而是让他们都去了隔离区。”

周泽楷补充:“隔离区T。”

冯宪君笑笑:“你们都很清楚。”

“比如逃走的肖时钦,韩文清,张新杰这三个人?”江波涛在名单上圈了几笔,“其中肖时钦的身份早就查明,被分配到T区;韩文清是因为多次违规,机关已经对他丧失信任;张新杰……他参与了改造计划?”

“确切的说只是一个阶段,而且他并不知道这项计划的完整内容,甚至名字,但他之后肯定猜到了什么。知道为什么会有两个监督死亡吗?因为经改造的监督一旦产生背叛机关的念头,就会自爆死亡。张新杰假装对整个计划不知情,和他的同伙们来了一出逆袭。”冯宪君说,“但如果没有人里应外合,他们要如何把消息传出去?符合条件的人必须和他们熟识,并且知道这个计划。”

江波涛若有所思,将目光移到了周泽楷身上。冯宪君不紧不慢地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这个人一定是参与过T区哗变的漏网之鱼,小周,你有什么看法?”

房间内静默了几秒,周泽楷转过身,直直地看着冯宪君的眼睛。

“叶修已经死了。”

“我知道他已经死了。”冯宪君祥和地笑笑,“你刚刚说要先从君莫笑下手?”

周泽楷点头。江波涛接道:“主席的意思是?”

“叶修有个孪生弟弟,叫叶秋。”冯宪君示意江波涛翻开资料,“资料显示他是个无能力者,过去二十几年一直安分守己。”

“他是君莫笑?”

“并不确定。”冯宪君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和联盟有关系。从他哥哥的身份经历来看,叶秋也不会简单。”

江波涛看着资料上的照片,笑了一声:“长得真是像。”

“是啊,”冯宪君轻轻摇头,“如果不是小周亲手杀了他,我还以为叶修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周泽楷盖住叶秋的照片。他说:“叶修的确死了。”

某兴欣据点,正在开会的某人打了个喷嚏。

方锐带头鼓掌:“好好好,叶修,心里又在想什么亏心事被发现了吧?”

喻文州倒了杯热水递过去,笑着说:“怎么突然打喷嚏?”

“大概有谁按捺不住对哥的深深思念了,”叶修接过水杯捧在手里,环视在座的四人,“现在坦白还来得及。”

黄少天瞪着他:“你刚说到要对机关怎么样就打喷嚏,真是让人不得不怀疑你心里又在打什么馊主意。上次你让我一个人在楼顶,口口声声说下去支援,敢问后来窜上楼的那一群机关的人是怎么回事?”

“天地良心,哥在前线卖命毫不含糊,难道黄少连那几个人都对付不了吗?”叶修说得义正言辞,“这是战术。”

“战术就是派人单枪匹马作战吗?”黄少天怒道,“叶修,我这回……”

“你这回不用去了。”叶修悠悠地打断他,“我去。”

方锐看着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嘴,问:“你去哪儿?”

“去机关。”

“你疯了?”黄少天大声说,“你去那里干什么?大摇大摆宣布你还没死吗?然后抱着周泽楷同归于尽吗?”

“少天。”喻文州拉拉他的衣角,转头问道,“你刚刚说现在机关内部一定很混乱,趁虚而入的确不错,但目前看来弊端有,利却不够多。机关有周泽楷他们已经足够了,你为什么还要去?”

“就是因为机关现在很乱,冯宪君一定谁也不敢轻易相信了,小周还需要给他打一针强心剂。我去又不是要当卧底,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叶修笑嘻嘻地,“还是你们谁有顾忌?”

“顾忌大了!”黄少天说,“首先,我就不信任周泽楷。”

喻文州轻声说:“少天。”

“他可以背叛一次,也可以背叛第二次。”

“还可能有第三次,第四次。”叶修接道,“比如他第一次欺骗机关,制造我死亡的假象,把我送出T区,我才能遇见老板娘;比如第二次透露老韩他们的消息给我们,才能给机关一个下马威。”

喻文州笑了笑:“周先生帮了我们很多。”

“都那么久了,”叶修满面愁容,“战友之间这么没有信任感可怎么办,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何在呀?你说是不是,老韩。”

韩文清不动声色:“重点。”

“上次见面,小周就说了冯宪君还是对他缺乏信任。这次把你们救出来是冒了很大风险的,但也是个机会。机关根基不稳,也不得人心,内部空虚得很,冯宪君一定会拼命抓紧所有的救命稻草。小周是他亲手亲眼送上试验台的人,又有战功,这次无论冯宪君到底是不是真的信任他,也不得不把他拉出来了。”叶修比了个手枪的姿势,“轮回部队就是用来对付我们的,他把头儿派出来了,那我们派谁去迎接呢?”

“你起君莫笑这个名字是为了什么?”黄少天反问,“不就是怕人知道叶修还活着吗?”

“叶修是死了,叶秋还活着。”喻文州突然看向叶修,皱起眉头,“你确定要这么做?”

“想什么呢?”叶修用笔敲了敲喻文州的头,“我不会把那小子扯进来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黄少天不明所以,“为什么一定要亲自上阵?”

“我亲自上阵是为了逼冯宪君派小周亲自上阵,小周亲自上阵,我们就能省去很多麻烦。”叶修笑了笑,“冯宪君事到如今还能用什么办法来测试小周是否可信呢?当然只有让他来见君莫笑了。”

“等等,”黄少天站起来,看着门口,“你是说……”

叶修拍拍手:“进来啦,新人。”

 

 

“冯宪君相信你了?”

会议室只剩下两人。

叶修趴在桌上,歪头看着站在窗边的周泽楷:“他居然真的放你来兴欣……”

“没有。”周泽楷说,“只是试探。”

“疑神疑鬼,不好。”叶修啧啧摇头,“应该像我一样,心无芥蒂才对嘛,是不是?”

周泽楷回头,对叶修的调侃回以一个微笑。

“紧张吗周队长?”叶修打起呵欠,“第二次当卧底感觉怎么样?”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周泽楷快准狠地捧住叶修的脸,用力掐了两下。叶修瞬间清醒过来,笑着求饶。

“行了小周……哈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这样,”他握住周泽楷的手腕,仰视年轻人黑亮的双眼,“少天文州他们还不能完全相信你,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这种处境对你来说说不定还是不错的助力。”

九月的天气温度刚好,会议室静谧无声。兴欣将据点选在临街一处普通店面,窗外就是车水马龙,一条街区外就是机关总部。叶修闭着眼,恍惚间以为自己依旧身处某个暖阳高照的午后,在他的躺椅上闲散地和谁讲故事一般讲自己的往事,现在他又重新成了这些故事的主角,窗外也不再是海岛特有的蓝天,而城市灰蓝天空笼罩下的叶修却觉得此时此刻,光明无限。

周泽楷说:“叶修。”

“嗯。”

周泽楷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叶修拉过周泽楷的手背,将嘴唇贴在上边轻轻摩挲。

“知道了。”他说,“我知道了”

 

 

轮回部队自成立之初就以周泽楷为中心展开任务,而非冯宪君的指令。比如此刻应该在总部值班的吴启和杜明现在一左一右地站在街对面,看到他们的队长走出店门,露出笑容迎了上去。

“队长你买什么买了这么久?”

周泽楷将蛋糕递给他们。吴启惊喜地叫道:“哇,队长请客!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杜明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问:“真的请客?”

周泽楷点点头,向总部走去。迈出一步,又回头说了一句:“唐小姐送的。”

吴启愣了愣,杜明一把将蛋糕抢了过去。

“唐柔小姐吗?”他突然觉得袋子重了不少。

周泽楷笑着说:“送你的。”

吴启大声道:“不是吧队长!我要回去跟他们说,下回队长出门买东西大家都跟上啊,有好运。”

杜明愣在原地,看着袋子里装的巧克力蛋糕。

突然,城市上空炸开几声巨响,傍晚的天空已近黑蓝,几点白光闪烁在天幕上,很快又消失了。

“流星吗?”

“你傻了吗?流星会有声音吗?”吴启打了他一拳,“大概是烟火吧。”

“哪里的烟火这么丑啊?”

“应该是谁这个时候要放烟火吧?”

周泽楷听着身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闹,笑着抬头看了看天。

他动了动口型。

 

谢谢。

我知道了。


END


在叶神放的鞭炮中迎来新的一年!

至此TL的故事全部结束,谢谢大家,也谢谢周叶!我们知道他们还会继续前进,知道他们可以越过一切阻碍,不是吗><

总之感谢你们!祝你们在新的一年中更加幸福!

评论(16)
热度(387)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