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梅梢雪(终)

微草林错综复杂,周泽楷紧跟叶修身后,方才行了几步,已看不清身后来路。叶修向来吊儿郎当,现在也是不敢怠慢,一步一步地向前。中原中草堂,行医用毒皆是一绝,堂主王杰希在江湖上声名远扬,却不是因为他制药的功夫,而是他那手算命本领,只是王杰希早年活跃,近来却鲜少再出微草林。

周泽楷不免担忧起来,叶修行事随意,中草堂虽属白道,作风却也并不温和。如果王杰希无心管此事,他可想好了退路?

此时叶修却一扬手,险些打到他脸上。

“到了。”

周泽楷环顾四周,狐疑地看了看他。两人身处密林之中,抬头都望不见太阳,中草堂难道建在地下吗?

叶修清清嗓子,道:“下面的路我不认得了。”

周泽楷一愣神,满腹怨言不知该从何说起,叶修趁着他没开口,抢道:“你先别急,接下来的路,除了中草堂的人,谁也无权知道。”

周泽楷问:“所以?”

“所以我们要等别人发现我们。”

“……”

叶修安慰道:“你先别急。微草林平时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平白无故多了两个大男人,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该到了。”

“若是不到?”

“毒发身亡。”叶修这回飞快地接道,“你先别急,我有办法。”

周泽楷心平气和:“好。”

叶修伸了个懒腰,跺了几步,取下背后千机伞,用伞柄敲了敲身边一棵巨树,作势要劈。周泽楷早在他扬手的瞬间就退出三步,方才落定,只听见一声闷响,叶修凌空跳起,脚尖一点树干,飞身跃至树枝上,千机伞在半空划了个弧,在脑后撑开。

“这么久不见,怎么上来就是打打杀杀的?”

周泽楷看见方才那树干上多了三道细针,又闻到一股清香,眼前现出人影,只听他平淡道:“中草堂的一草一木,轮不到外人来动。”

绿衣白衫,柳条束发,正是中草堂主王杰希。

 

中草堂名副其实,四处是扑鼻的草药清香。周泽楷在微草林里转了许久,本来神智已有些浑噩,清香入鼻,迷糊便全被驱走了。叶修早就扯下面巾,一步一晃地在前方走着,真正的主人跟在他身后不急不缓,神色冷静如常。周泽楷早就对中草堂主一双异眼有所耳闻,此时见形势稍缓,不免好奇地打量起来。

王杰希看面相不过是二十六七的青年,气质却沉稳成熟如不惑,虽主要和草药打交道,听脚步却也是内力不凡,左右眼大小不一,倒是给人添了几分亲切。

叶修悠悠道:“大眼,东西准备好了吗?”

王杰希道:“不知叶大侠在唤谁?”

“谁应,就是唤谁。”叶修回头,“不要那么小气嘛,不然我该叫你王堂主?”

王杰希叹气:“叶修,你还是这样。”

“人生在世,自然是要活得活泼一些。”

“你可知道他们还在江湖上四处调查你的下落?”

“刘皓,”叶修笑道,“多疑不好。他不是做梦都想杀了我?”

“正因为如此,才要亲眼看见叶秋的尸体才肯罢休。”王杰希瞥了眼周泽楷,“你不比他们人多势众,应该多加小心。”

“小周是自己人,你不必防着他。”叶修道,“刘皓有些小聪明,但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嘉世不能交给他。”

“这些道理你懂,他未必肯懂。”

“用不着他肯。”

三人行至别馆,叶修驾轻就熟地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既然坐定,那我先介绍一下。”他一指周泽楷,“这位是江南周家大公子。”又一指王杰希:“中草堂主。”

“情势紧急,我们拿了东西就走。”叶修拿着茶壶对周泽楷说,“来点儿?”

周泽楷对王杰希一抱拳,道:“王堂主。”

王杰希颔首道:“周少侠,久仰大名,今日一见,不愧是……”

“青年才俊,想必日后定有大作为。”叶修接道,“不是我说你,你能换点新词吗?”

“那不如请叶大侠指教?”

“我的意见是,少说废话,多做事。”叶修将千机伞放到桌子上,“王大眼,你平时可不是这么拖拉的人,磨磨蹭蹭的,该不是想毁约吧?”

“哪里。”王杰希面不改色。房内侍女早已退出去,时至傍晚,天色昏暗,中草堂环境清静,此刻更是连一声鸟叫都听不见了。

周泽楷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叶修看着杯里的茶,叹气道:“大眼,你不要总是故弄玄虚。”

“我从来不故弄玄虚。”

“那暗夜猫妖的利爪呢?”

“丢了。”

叶修愣了愣,皱眉道:“丢了?”

王杰希从容道:“你先别急,听我说。”

 

事情要从叶秋被逐出嘉世,在微草林中失去音讯开始说起。

周泽楷没遇见叶修之前,江湖上大都认为叶秋已死在微草林的剧毒之中。中草堂与叶秋素无交情,堂主也已远离江湖事,自然没人想得到叶秋是被王杰希救了回来。

叶秋和王杰希相识已久,只是两人来往低调,嘉世和中草堂的关系过于密切也容易招来麻烦。也正因为如此叶秋拆分千机伞时,将其中一部分交给王杰希保管。

数月前叶秋遇险,在中草堂修养数日便决定重新取出千机伞。刘皓的爪牙不见尸体不放心,搜捕还会继续,所幸叶秋从不以真面目在江湖上行走,嘉世的人再多,也没法在整个江湖布下眼线。于是叶修便从杭州取出千机伞,又遇上西湖畔的周泽楷,一同行动。广城喻文州黄少天与叶秋是挚友,叶修特意拖拉了一个月,等到风头过去了才到达目的地。然而还是被嘉世的人盯上了。

“我知道你出发,已经写信告知肖时钦和韩文清多作准备。”王杰希道,“但事出突然,肖时钦遇上了点麻烦。”

“我猜猜……是不是那位大少爷?”叶修看见王杰希的表情,笑了起来,“还真是?”

王杰希颔首:“是孙翔。”

听到孙翔和肖时钦的名字,周泽楷又是一惊。雷霆县县令肖时钦,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待人和蔼可亲。他随父亲去雷霆县行商时曾见过他一面,是翩翩君子。正因这肖时钦是翩翩君子,便衬得他身边那位大少爷性情暴躁,嚣张跋扈。

雷霆县首富,孙翔。通古诗书,武艺精湛,未及弱冠,从肖时钦上任起就是他的心头大患。肖时钦若要外出办案,他定形影不离,好似看他为难就是寻到了乐子。

周泽楷心中已猜到几分,只听王杰希继续道:“上次你将孙翔击败,他耿耿于怀。肖时钦本带好东西准备上路,却被他拦下来了。”

叶修无奈地摇头:“小孩心性。”

“耽误了些时间,刘皓便带人赶到。”

“他亲自去?”

“是。肖时钦势单力薄,用计周旋了几日。最后刘皓恼羞成怒,把东西抢了过来。”

叶修冷笑:“他真是急疯了,官府的人也敢动。”

“刘皓知道你还有动作,自然就知道你还没死。前几日你在将军府被埋伏,想必就是这件事的原因。”

“肖时钦呢?没事吧?”

“没事。”王杰希道,“有孙翔在,刘皓不敢伤他。”

叶修笑:“看来事情有些转机?”

“没有。”王杰希苦笑,“孙翔虽然拦住了刘皓,但形势更糟。”

叶修敛容:“难道……”

“孙翔年轻气盛,被刘皓利用了。”王杰希道,“刘皓允诺他,若是找到你,一定给他安排一场比试。”

叶修沉吟道:“这么说中草堂也不安全了。”

“是的。”王杰希点头,“不过韩文清已来信,说将亲自把东西送来。”

叶修皱眉道:“可是霸气雄图距离这里起码有三天路程,我行迹已经败露,恐怕撑不了那么久。”

“这个你不必担心。”王杰希突然笑起来,“叶修,看看谁来了?”

 

嘉世从建立之初,就与霸气雄图对立于黑白两道。人们只知道叶秋和韩文清不共戴天,却不知道他们还是私交十年的好友。

周泽楷第一次看见大名鼎鼎的霸气雄图当家韩文清,却是在这中草堂的别馆。叶修看着对面的韩文清,一个泰然自若,一个不怒自威,中间摆着一个铁盒。空气凝重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韩文清道:“你怎么还没死。”

“命太硬,阎王爷不收,加上王大眼妙手回春,还有吉言相助,恐怕今后还得碍韩大首领的眼啦。”叶修笑嘻嘻道,“不过这一回,还是承蒙关照。”

韩文清冷哼一声:“出息。”

盒子里装的除了放在霸气雄图的那份材料,当然还有暗夜猫妖的利爪。韩文清从霸气雄图路经雷霆县,躲在客栈里。肖时钦备了一份赝品,将真正的材料托给他,让他尽快送至中草堂。

叶修大笑几声:“真是不错!”

韩文清问:“你打算何时走?”

“既然这两样都齐了,那自然是越早越好。”叶修将盒子收进怀里,“明天一早就启程。”

 

中草堂的客房简单朴素,房间内有助眠的熏香,周泽楷这几日车马劳顿,又精神紧绷,躺下后不就便睡着了。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还只有七八岁,在周家花园里对月发呆。时节大概是不冷不热的秋季,听说江湖挺动荡,被一个叫叶秋的年轻人搅得一团糊。周老爷看不见血,看不见苦,只看见满满的商机,周泽楷捧着诗书,身侧放着练武用的木条。

迷迷糊糊地要睡着时,一阵风吹来,不凉,却惊得周泽楷四处张望。只见一名白衣青年手执红伞,衣衫飘飘,带着血迹斑斑,看见周泽楷惊慌失措的神情,用食指在嘴唇上轻轻一点。

“小东西,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保管。”

周泽楷眨眨眼,问:“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青年笑嘻嘻道,“记住啦,我是……”

 

“小周。”叶修坐在他床头,目光炯炯,“起来,我们马上走。”

周泽楷一下清醒了,见叶修已收拾妥当,连包裹都背好了,只好起身下床:“那最后一样……”

“不急。”叶修道,“我们回杭州。”

“杭州?”

“杭州。”

 

 

 

快马加鞭,两日后已至杭州。叶修神色匆忙,来不及稍作休整,直驾着马朝郊外赶去,周泽楷心下有疑问,也只好忍住。

城外一片小树林,树木稀疏,草地倒是盈盈,叶修将马留在林外,不作解释,径自走去。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叹道:“叶修。”

“这就是最后一站了。”叶修道,“周少侠,走完这一站,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两月前他因叶修一句话就跟着去了广城,如今又因他一句话就要结束这趟行程。周泽楷不喜言语,并非不会言语,然而此刻他思绪满溢却不知要说什么好。他已经知道了这么多,叶修对他而言始终是个谜。

他们的相遇不是偶然。周泽楷心中已猜到了几分。

树林不深,几步路就到了终点。

叶修面前立着一块碑,上书一个“秋”字。

“叶秋,是两个人。”

周泽楷看着墓碑,道:“你,和他。”

“是。”

“却邪和千机伞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我只是个负责打打杀杀的。”叶修笑道,“只可惜,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躺在这里了。”

周泽楷道:“我看见的人是他。”

“是。”

“你怎么认出我?”

“我当然认得出你。”叶修道,“因为千机伞的最后一样材料,就在你身上。”

周泽楷皱眉道:“简直……”

“叶秋,就是叶修;叶修,就是叶秋。”他定定地看着周泽楷,“叶秋是我的假名。就算你不信我,也该信千机伞,能用千机伞的人,世上只有一个。”

“你见的不是我这个‘叶秋’,是那个‘叶秋’。”

“叶秋确实有两人,其中一个是我,另一个已经死了。”

“他因千机伞而死,这是他的遗作。”

“他死后,我将千机伞拆成半成品,配件交至江湖各处保管。本不想再让它重见天日。但一件兵器,到底有它的使命在。”

“小周,我为什么找上你,你早就清楚了。”

叶修背对着他,轻声道:“寒冰吊坠在你这里,交出来吧。”

 

周泽楷沉默片刻,从怀中取出一件白玉挂饰。

“果然如此。”叶修笑道,“周少侠,看在这几个月的交情上,不如为叶某做个顺水人情?”

“好。”周泽楷答。却不将吊坠交出去,又收回怀里,取了腰侧佩剑,左碎霜右荒火,乌衣黑发,神情冷峻如往常。

“那这次……还是老规矩?”叶修道,“你要是输了……可真得听我差遣啦。”

周泽楷眨眨眼,眼前浮现的是鹅毛大雪,鲜血点点,陌生青年笑得云淡风轻,将小小一枚吊坠交到他手里,沉若千斤石。

他答道:“好。”

 

 

 

尾声

 

隆冬时节,白雪茫茫。大火烧遍了江湖,叶秋归来,没了却邪,身侧却多了把红伞,亲手斩下刘皓人头。之后便再无音讯。

  江湖人纷纷寻找他的下落,翻遍了每一处角落,却不知在哪片空地上,正有两名青年,一个红衣,一个黑衣,相视对立,默默无语。

  “多谢周少侠。”红衣算是行了个礼,“若日后有缘再相见,必请你去好好看看西子湖。”

  言毕,又撑开他那把破伞,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晃晃悠悠地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黑衣愣愣地立在原地,方才想起他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声来日再会,只得看着红衣的身影渐渐隐于雪中。

黑衣不由得想起他初见红衣时,天不比这般阴寒,风不比这般凛冽。今时今日,却已梅花遍枝头,而他还是周少侠,独自踏着满地的素裹银装,笑着背身离去。

 

 

 

迟到八个月的某人的生贺,完结了……但是我的连个开头都没有,气die

赶得匆忙!大家看看笑笑就好了

评论(12)
热度(161)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