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梅梢雪(五)

广城入暑后闷热异常,周泽楷昨日饮了酒,今天却是早早地醒了。

亭子里的冰早就化成一缸水,叶修还维持着昨晚的姿势,抱着肩闭目养神,周泽楷刚从房里踏出一步,就睁开双眼,笑道:“今天起得挺早?”

周泽楷点头,疑惑道:“你……在这坐了一夜?”

“无妨,无妨。昨晚月色美得很,在外面也好乘凉。”叶修翻身落地,利落地挑起千机伞,伸个懒腰,“用过早膳我们就出发。”

“去哪儿?”

“中草堂。”叶修撑开伞朝前走去,“趁着那里还安全、王杰希还没有反悔。”

周泽楷紧跟着。一句话又勾起他满腹疑问,叶秋在江湖上失去踪迹,生死不明的地方正是中草堂地盘上的微草林。如此看来,中草堂主应该是和叶秋认识的,而叶修先前在茶馆里也将王杰希列入叶秋挚友中,那这句“反悔”又是什么意思?叶秋已隐去行踪,仍摆脱不了嘉世的追杀,叶修既然握着叶秋的救命稻草,先前悠哉地在路上耗了一个月,直到广城才将自己的目的托出,自己和他不过有西湖的一面之缘,他又为何放心自己?

叶修走着,突然回头问:“你想吃肉包子还是菜包子?”

周泽楷想了想,道:“菜包子。”

“好,我们多拿几个,路上吃。”叶修调转路线,“饭堂现在不欢迎我们,去厨房拿了就走。”

话音未落,只听得远处一声巨响。

周泽楷神色一敛,提气运起轻功,叶修反应更快,已经跃出五丈远,两人一前一后穿行在将军府中,一路上竟见不到一名侍卫家仆。叶修对地形极为熟悉,片刻便到了厨房门口,蒸笼还冒着热气,他抖开包袱,抓起四五个塞进去,想了想,又拿了一个咬在嘴里。周泽楷看得哭笑不得,追兵都杀到身后了,居然还不忘用他的早膳。

叶修将包袱往周泽楷怀里一扔,挥手道:“走!”

两道身影闪出厨房,朝后门奔去。行至一半,将军府响起一道极为刺耳的笛音,直捣耳膜,周泽楷眼前一黑,被震得差点踏空,叶修从前面丢来一副耳塞,回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周泽楷连忙堵住耳朵,这才从剧痛中恢复过来,心下却又开始揣摩笛音,那一下力道不浅,究竟是将军府的人放出的,还是追兵?江湖上以笛子作武器的,数不出五个,用笛音进攻的,只有早已退隐的魏琛一个。

出了将军府,叶修速度慢下来,两人隐在人群中出了城门,又行了一段距离,只见一名蓝衣少年牵着一匹马迎面走来。叶修挑起眉毛,道:“小卢,长高了?”

少年闻声抬头,见是叶修,朗声笑道:“叶前辈!”

叶修拍拍少年的头,朝他身后看了看:“文州让你牵来的?”

少年点头:“庄主说有人用得到,原来是前辈你啊!”

叶修揽过少年的肩,对周泽楷道:“这是卢瀚文,黄少天的小徒弟,年少有为,青年俊才。”

卢瀚文闻言得意地笑了笑,又打量起周泽楷:“他是?”

“江南周家。”周泽楷抱拳道。

卢瀚文瞥见他腰间双剑,了然道:“原来你就是……”

“小卢,我们还赶时间。”叶修从他手里接过缰绳,对周泽楷使了个眼色。

卢瀚文识趣地退开,挥手道:“那我先进城去了。”

“去吧去吧。”叶修翻身上马,“快点去。”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们庄主今早忙着呢,你去给他打下手。”

卢瀚文应了一声,转身小跑着离去。

周泽楷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叶修。

叶修施施然道:“愣着干什么,上马。”

周泽楷仍是看着他。叶修被盯得不好意思,解释道:“准备匆忙,小卢一个人也牵不动两匹马,总比没有马要好吧?”

周泽楷腹诽道,那你倒是有功夫去厨房拿菜包子。

叶修驾着马走了两步,催促道:“快点快点,我都不嫌吃亏,你……”

周泽楷脚尖点地,飞身上马,稳稳地落在叶修身后。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抱住我的腰。”

“……”没等到动静。

叶修叹气:“那……你来?”

 

 

中草堂远在中原,与广城相隔数千里,两人合骑一匹马,行了一天一夜才找到一处小镇。周泽楷银两一甩,买了两匹好马,行程这才快起来。

一路上叶修解释了来龙去脉。原来那日在广城他突然离去,是已发现了嘉世的追兵,回将军府后,即刻与喻黄二人商定交接材料。

周泽楷好奇道:“材料在何处?”

叶修将背上的千机伞取下抖开,只见原本平白无奇的木质伞柄已成了泛着暗光的精铁。

“千机伞柄上的这层木板,只有冰雨才能劈开。”

周泽楷恍然大悟,原来那日的比试是为了脱下千机伞的外套。

“本是要仔仔细细地取下,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将军府里有内奸,你应该也察觉到了。”叶修将伞收回背上,“我本想当晚就走,谁知月色真是太美,叫人移不开步子。”

周泽楷问:“那日早晨……可是追兵进了将军府?”

“没错。”叶修道,“敢在将军府里动手,刘皓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黄将军和喻庄主可应付得来?”

叶修大笑:“你这话被少天听去了,看他不抓着你让你亲自验验他的武功。”

“黄将军自然是武功盖世。”

叶修斜睨道:“下一句呢?”

周泽楷轻笑:“喻庄主一心从文。”

“文州写得一手好文章,打得一手好算盘,自然也吹得一手好笛。”

周泽楷心下大惊,面上不动声色。

“喻庄主真人不露相。”

“他师从魏琛,那支笛子也一并继承了。只是文州觉得,做人不好总是打打杀杀,这支笛子收在身边,已经有三余年没听过了。”叶修眯起眼,“喻庄主一曲《梅花三弄》真真是艳惊四座,此生若还有机会,真想再听一遍啊。”

周泽楷莞尔。

“到时能否请周少侠和我一起?”

“当然。”

 

快马加鞭,至中草堂已是七日后。

微草林虽叫微草林,却是一片参天茂林。叶修在林前将马放走,从包袱里找了半天,找出两条面巾。

他递过去一条,道:“蒙上。”

周泽楷将面巾放在手里看了又看,问:“这是……”

“微草林里有剧毒。”

周泽楷皱眉道:“这能挡得住吗?”

叶修道:“不能。”

“……”

“但是他们会认得出,这样就会给我们解药了。”叶修抬头看了看时辰,烈日当照,“只要我们在日落前走到中草堂的话。”

“否则?”

“毒发身亡。”

周泽楷系上面巾,看着叶修。

“只要我还记得路。”

“……”

叶修拍拍他的背:“开玩笑的,玩命的事。”

周泽楷无奈地笑了笑,跟着叶修一并踏入林中。骏马长啸一声,背道而驰。


好久不见!蓝雨副本刷完啦!微草副本loading……

CP14.5也许有场贩哦!

评论(10)
热度(153)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