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百年好合

<明焰暗涌>二刷番外


百年好合 

 

 

黄少天一开门就觉得自己不会好了。

叶修左手牙刷,右手毛巾,穿了件湿哒哒的T恤,笑得一脸真诚:“少天大大,借个厕所?”

黄少天冷酷地说:“你谁啊。”

叶修眨眨眼:“你的脑残粉啊少天大大。”

“我就看出前两个字。”黄少天说,“刚逃荒回来啊?”

“停水。”叶修挺了挺胸,展示湿透的衣服,“水管也爆了。”

“靠靠靠靠停水了水管还怎么爆?”黄少天怒道,“一大早就千方百计来骚扰我你要脸吗骚扰也就算了还找这么假的借口,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

“怕什么嘛少天,反正你也一个人住。”叶修一脚卡住门,灵活地侧身溜进来,大摇大摆地走进客厅,回头问,“厕所在哪啊?”

“别找厕所了,你先老实交代你有什么阴谋?”黄少天觉得头有点疼。

叶修放下牙刷毛巾,叹了口气。

“少天,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黄少天迅速掏出手机看了眼,恍然大悟,今天是叶修老爷四十大寿。

但是一百四十大寿也不能忍。黄少天愤愤地想,昨天跟国家队乘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下机又连滚带爬地去参加开幕式,参加完开幕式还得出席招待会,到了酒店已经半夜两点。

更何况他还没倒时差。

黄少天精力再充沛,也是三十八岁的人了。

所以他要冷静一点,听听看叶修的解释。如果合理,就把他揍一顿;如果不合理,就狠狠揍一顿。

“今天是我生日。”叶修说。

“嗯。”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说,“生日快乐,再见。”

“但这不是重点。”

黄少天瞪着他,“周泽楷呢?要不要我打电话让他上来喂你吃药?”

“你打了他也上不来。”叶修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黄少天隐约察觉到不对。

“你怎么有点心虚呢?”黄少天说,“是我的错觉吗?”

“不是心虚,是心烦。”叶修沉重地叹气,“我弟来了。”

“……所以呢?”黄少天说,“有人给你消遣了你不高兴?”

“我妈来了。”

“……”

叶修抬起头,悲愤地说:“我爸也来了。”

 

黄少天仰头,试图将快要崩不住的笑容藏起来。

叶修一脸惆怅,连厕所都不找了。

“叶神。”黄少天憋笑憋得声线都在颤抖,“你也该体谅体谅老人家,快七十的人了,横跨大半个地球来看你。”

“是啊,我妈还很惦记你,”叶修顿了顿,“和你的婚事。”

黄少天笑不动了。

“小黄啊,怎么还没找女朋友?”叶修语重心长地说,“都快四十了,是时候成家立业啦。”

“你先别急着损我,你损我也没用,你损我也掩盖不了你的慌张。”黄少天怒道,“作为你的搭档给你一个建议:慷慨赴死去吧。”

“好好好,但你得先告诉我厕所在哪儿。”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手一指:“真停水啦?”

“没停。”叶修起身,“水管也没爆。”

“那你衣服是怎么弄的?”黄少天跟着叶修走到门口,往墙上一靠。

“小周今天一早被叫去搞活动,我的行程比他晚一小时,地点都一样,所以就一起去了。”叶修说,“他先洗漱完下去拿早餐,我刚倒完水就接到我弟电话,说是还有一刻钟就到酒店。”

黄少天哈哈笑了两声:“你把水洒啦?”

叶修摇头叹气:“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到底是谁把地址透露给他们的?”

“需要透露吗?”黄少天笑,“他们就是想给你个生日惊喜呗,别那么紧张。”

“也是。”叶修挤了一小截牙膏,“这点事难不倒我。倒是你,少天,我很担心你啊。”

黄少天呸了一声。

“那你大清早跑上来找我干嘛?难道不是想逃避现实吗?”

“哥是那样的人吗?”叶修回头笑了笑,“再说逃也逃不掉……算得没错的话,小周会在电梯里撞上他们。”

“所以呢?”黄少天奇怪了,“你上来是要干嘛?”

“找你玩啊。”叶修飞快地答道。

“滚滚滚滚滚。”

 

 

周泽楷遇见叶修一家人的时候,正一手托着放早餐的盘子,一手摸房卡开门。听见有人走近,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看到打扮整齐的叶修和身后两个老人,精神挺不错,就是表情异常严肃。

周泽楷想了想,决定先开门。

门锁发出嘀一声响,周泽楷用脚抵住,这才微笑着转过头说:“是叶秋?”

“你好。”叶秋点点头,他和周泽楷不是第一次见面。

“伯父伯母。”周泽楷对两个老人说,拉开房门,“先进来吧。”

他往卧室方向瞟了一眼,叶修不在。

“叶修呢?”他问。周泽楷嘴巴一张,还没发声,叶修就蹭蹭蹭冲进房门,笑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叶爸爸瞪眼:“怎么?不许我来啊?”

“冤枉啊。”叶修说,“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等着您来啊。”

叶妈妈拉了拉叶爸爸的衣袖,说:“难得来一回。”

“行啦,国家还能虐待你儿子吗?”叶修无奈地笑了笑,展开手臂转了一圈,“没少头发没少肉的,开心点。”

叶妈妈一拳捶上去,轻飘飘地落在叶修手臂上:“就是不正经。”

叶爸爸来回扫了他几眼,终于摇摇头,笑着叹了口气。叶秋见形势有变,连忙帮着说话:“我看他挺乐的,爸妈你们也就别替他担心了。”

“是啊。”叶修笑嘻嘻地说,“你们儿子都四十岁啦。”

“四十岁的人没个四十岁的样子。”叶妈妈说,“你看看你弟弟,好好学学,还有人家小周,小周还没你大吧?人家就沉稳多了。”

“我哪儿不沉稳?”叶修一搂周泽楷的肩膀,“是不是小周?”

周泽楷自然地搭上叶修的手,点点头。

叶秋偷偷瞥了眼父母的脸色,扯开话题:“什么时候回去看看?”

“等比赛结束吧。”叶修说,“国家使命,不能不从啊。”

“回来多住几天。”叶妈妈说,“可以带着小周一起来玩嘛。”

“好啊。”叶修一口答应,“但先说好了,您别急着给他找对象。”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叶妈妈怒道,“小周条件这么好,肯定早结婚啦,是不是?”

叶修愣了愣,发现周泽楷搭在他手上的那只手正好戴着戒指。

“是。”周泽楷笑。

叶妈妈满意地点点头,脸色一变又要开始数落这边。

“哎呦叶修你人走了东西不带着走啊?打电话也不接非得我亲自给您送下来是吧?说起来周泽楷你怎么也不接电话啊是不是昨晚太——累了啊?我告诉你们这回国家出钱不是让我们来玩的,要知道纵……”

黄少天举着牙刷噔噔噔冲了进来,放机关炮似的从门口讲到客厅,结果炮口一扫见叶爸爸严肃的眼神就哑火了。

“纵……中国队的任务是伟大而艰巨的,我们要时刻牢记使命啊。”黄少天把牙刷往桌子上一拍,挪着脚步往门口边走边说,“那你们慢慢聊,我就不……。”

“小黄!过来过来!”叶妈妈眼睛一亮,拍着身边的空位,“阿姨好久没见你了,坐下来聊聊呀?”

黄少天将头转向叶修。

“嗯,是啊,少天,大家一起聊聊。”叶修笑得十分热情,“干嘛这么生疏呢?我妈挺喜欢你的。”

黄少天又将视线移到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点点头,说:“一起吧。”

  结果黄少天体验了一把职业生涯里都没体验过的MT位置。

叶妈妈大概把对儿子终身大事的热情转移到了他身上,一边拍着他的手,一边关切地问:“小黄啊,都快四十了,怎么还没找人啊?你可别学叶修,他没出息。”

“他都是老黄了,妈你把他叫年轻了。”叶修幸灾乐祸地笑。

黄少天笑眯眯地:“阿姨,这个事不急。”

“怎么不急?”叶妈妈担忧地说,“你看,叶修一开始也老说不急不急,结果一拖拖到现在……”

“行了,妈,你也别老拿我当教材啊。”叶修装模作样地看了眼手表,说,“哎,少天你不是和我一起去会场熟悉熟悉吗?时间快到了,还不走?”

黄少天配合着一拍大腿,当即站起来说:“是啊阿姨,一跟您聊天就容易忘事,今天实在是忙,不好意思啦。”

“这就走啊?”叶妈妈问。

黄少天已经走到了客厅边缘,叶修拉着周泽楷起来,笑着说:“的确是有事。你们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我好腾出时间陪你们。”

“没事,你们忙。”叶妈妈说,“我们让叶秋带着看看就行。”

“那好,先走了啊。”叶修说。

黄少天挥挥手,第一个走出门外。

 

 

其实叶修的工作并非那么紧张,他和黄少天不是第一次担任世界联赛的解说,每年流程熟得跟吃饭似的。第一天就要去看看场地纯属自己给自己找事做,而周泽楷确是真的要务缠身。

叶修也并非刻意逃避什么。他们一家人个个绝顶聪明,逃来逃去总是逃不过的。如今跨入第十个年头,他也真的成了老叶,心底的勇气一如十五岁出逃的那个夜晚,从未少过。。

 

“我也没想瞒啊。”叶修笑了笑,“你以为我爸是谁,简简单单就能骗过去吗?”

“这样也好。”黄少天说,“你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

“羡慕啊小黄?让我妈给你介绍介绍?”

“滚滚滚。”黄少天捶他一拳,“我就这样挺好的,别来祸害我。”

“真是奇怪啊,我们这批人,没几个定下来的。”叶修悠悠道,“全都芳心暗许荣耀女神了。”

“行了,你别炫耀了。”黄少天闭着眼,“周泽楷呢?你不和他一起回去?”

“小周早着呢,人家可是联盟的核心工作人员,不像我们两个蹭吃蹭住的。”

黄少天纠正:“那是你,不是我。”

“走两圈?”叶修说,“小周那边还有一个多小时……你也没人等吧?”

“哎哟……”黄少天夸张地搓着胳膊,“不就脱团了吗?瞧你得意的。”

“摆正心态啊少天同志。”叶修严肃地说,“嫉妒你就直说。”
  “行行行我嫉妒死啦。”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场地挺大,两人边走边扯,中途还蹭了顿午饭。叶修给叶秋打了个电话,吩咐他把爸妈伺候到位了,得到对方的一句鄙视。周泽楷找到他时,叶修靠在观众席上睡着了。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比个手势悄悄离开了。

周泽楷笑着捏住叶修的鼻子。

“起床。”他说,“回家了。”

 

 

会场离酒店不远,但走过去也要二十分钟。叶修执意要锻炼锻炼身体,周泽楷也就陪着他一起。结果叶修走了一半路程就喘得跟跑完八百米似的,最后只能再拦的士回酒店。

时间也不早了。

周泽楷付钱的时候,叶修看见叶秋正在门口等车。他对周泽楷使了个眼色,先朝叶秋走去。

“爸妈呢?”

“先走了。”叶秋说,“我还得留下来几天,正好有点事。”

“可怜。”叶修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有地方住吗?”

“你当我是来干嘛的?”叶秋白了他一眼。

“哟,爸妈一走就原形毕露,在家可憋坏了吧?”

“我又不像你。”叶秋整整衣领,“蛋糕给你摆桌上了,记得吃。”

“还有蛋糕啊?”叶修挑了挑眉毛,“我老弟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

“爸妈吩咐的,你这是沾光。”叶秋瞪他。

叶修恍然大悟:“哦——今天也是你生日嘛。”

叶秋哼了一声。

“开玩笑的。”叶修笑眯眯地勾住他的脖子,“你哥我当然不会忘啦,四十岁生日快乐啊。”

这话说得叶修自己也有些感慨,一转眼都四十岁了,小半辈子的人生给了荣耀女神,而叶秋到现在还没离家出走过。

“你放心吧。”叶秋说,“爸妈也不会再逼你了。”

“我知道。”

“哼。”

“你又哼什么?”叶修说,“四十岁了,成熟点。”

叶秋用食指戳戳叶修的胸口:“蛋糕记得吃,我走了。”

叶修笑着摆摆手,冲他的背影喊道:“有空来玩啊!”

叶秋背对着他比了个中指。

叶修伸着懒腰,转身,对站在酒店门口的周泽楷笑了笑。

“走吧。”是说给周泽楷看,又或是说给自己听。

 

 

从酒店门口到房间,一共五分钟的路程,叶修已经精准地复述完了一天的行程。概括一下就是:累。

“比打比赛还累。”叶修一边捶腰一边开灯,“人老了。”

周泽楷脱下外套,好奇地看着桌子上的蛋糕。

尺寸不大,拆了包装,稍微有些古板的奶油水果蛋糕。

“叶秋留的。”叶修也凑过去看,“一起吃了……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叶修笑道:“这小子。”

雪白的奶油上歪歪扭扭地横着“百年好合”四个字,明显不是出自糕点师之手。用的是樱桃酱,又笨拙又俗气。

“合”字下半部还特意画成了一个心形。

叶修眨眨眼,奶油甜香熏得他的眼睛都有些酸了。

年纪到了,就是容易眼睛酸。他想。

周泽楷笑了笑,拿出蜡烛,找了空白的地方插上。叶修掏出打火机点着烛芯,双手合掌。

 

叶修闭上眼,心说:荣耀女神,上半辈子都献给您了,那下半辈子希望和周泽楷男神平平安安度过,幸福美满,百年好合。

 

然后对着空气拜了一拜,一口气把蜡烛吹灭了。

周泽楷替他摘掉蜡烛,拿着刀,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叶修看着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比划来比划去,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年轻了十岁。

他的心突然也回到了十年前,他替周泽楷戴上戒指,周泽楷替他戴上戒指,安安静静地就确定了余生的归宿。

“想吃哪里?”周泽楷侧过头问他。

 

“这里。”

叶修指着他的心口,笑着说。

 


番外放出了,大家看吧,我和某人都是懒癌……如果大家还是想要的话再弄通贩

如果不通贩,将会放出PDF,特典也会视情况公开

评论(22)
热度(371)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