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T·L 番外 After Ending

本来想等CP14.5之后放的,看看最近TAG下奇怪的东西蛮多的……我又没什么存稿()就提前把番外放出来净化一下啦><

大家沉住气,只顾看文产出就好,本来就是为了开心不是吗^^一起加油!



After Ending

 

“今天就将完成对第三街区住民的转移。”

韩文清接过张新杰递来的名单,随手放在桌上。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汇报着琐碎的流程,平稳的声线刺入监督办公室凝滞的空气中。

再过一周,时间岛就将成为一座无人的空岛。机关充分吸取了教训,下令对隔离区T所有囚犯进行身体复查,以免再出现像叶修那样的特例,而监督所也将得到也许是职业生涯中唯一一个短假。

可韩文清依旧与假期无缘。作为隔离区T监督所的实际负责人,他得抽出一些时间来写事故报告和检讨材料,详细阐明一下为什么他能放任隔离区重大出逃事件的主谋叶修逍遥自在地暗中谋划五年,险些破坏了来之不易的时间岛体系,还导致了优秀监督周泽楷的重伤。

“宋奇英的申请材料你看过了吗?”张新杰问。

韩文清从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抽出一张纸。

“他想当引导监督?”

“是。”

“你觉得他有能力吗?”

张新杰点头。“可以让他试一试。”

“那就让他试试。”韩文清提笔在材料上签了字,“你来负责。”

张新杰将材料收好,推了推眼镜。

“还有事吗?”韩文清问。

“机关来了通知,等所有住民转移完毕,就去总部进行能力评测。”

韩文清哼了一声。

“真是被咬怕了。”他讽刺地说,“他们还想评测什么?”

张新杰不置可否,向韩文清点点头,退了出去。

 

监督办公室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安静。

韩文清拿过写了一半的检讨,提起笔。笔尖在纸张上停留了三秒,却没有继续动作。

——对于本次重大出逃事件,我为自己的失职感到惭愧、自责。隔离区T监督所对编号70的特殊能力审查失误导致了严重的损失……

韩文清在心里念了一遍,突然扔开笔。

他想出去走走。

 

46号在死寂的一号街区里显得更加荒凉落寞。

这一片的住民是最早被转移的一批,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失去住民的街区迅速萎靡颓败,看上去就像一条经历了百年的古街。

但一号街区的房屋还是年轻的,在晨风中静静地立在道路两边。T区哗变导致的建筑损毁已经修复了大半,韩文清的脚下在一个月前还是一处巨坑,现在正坚韧地托起即将离开的监督。

46号在哗变中失去了半个身体,事后韩文清特意中止了对它的修复。

修好了也没用。他说,这间屋子不会再有人愿意住了。

据事后的调查,46号是在爆炸中变成残疾的。它现在只剩下半边摇摇欲坠的废墟,所幸楼梯还算完好无损。韩文清踩上木质楼梯时,脚下发出咔嚓作响的挤压声。

整栋房屋原本有三个房间,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根据窗口的铁栏和写满半面墙壁的记号来看,是叶修的。铁床上落满了灰尘和碎渣,韩文清甚至在床脚边看见了半截烟头。

叶修的烟瘾一开始不算大,起码在他进入时间岛之前是这样。韩文清在此之前见过无数进岛后戒了烟瘾的住民,唯独叶修在这里越抽越凶。作为他的引导监督,韩文清在多次劝诫无果后客观公正地为他的压力测试评了个D。

他觉得也许当初应该给叶修一个A。

 

叶修的房间正对着周泽楷,不过现在那里只剩下一片空气。韩文清一转身就能看见时间岛的海岸,现在正聚集着不少住民。林敬言捧着名册挨个点名,张新杰站在岸边等待接送的船只。这大概是45年来时间岛第一次失去他的住民。

韩文清突然想起,叶修曾经梦想向往的蔚蓝大海和远方,此刻已然成真了。

哗变前不久,他曾和叶修坐在监督所里谈了一段时间。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内容已经在韩文清的脑子里剥落掉下,唯独他一脸轻浮,目光又自信满满的样子模糊可辨,那是叶修在时间岛上的五年中最有勇气的一刻。

为什么呢?韩文清想。

海岸边安静下来,接送的船只已经出现在视野里。住民跟着林敬言的指示排成三列,大概在心底忐忑不安又欢呼雀跃。

机关认为导致哗变的最大因素就是对叶修特殊能力的误查漏查,所以他们惊慌失措大张旗鼓地将隔离区T的所有人重新清洗一遍,连监督所的他们都无从幸免。周泽楷在哗变结束的第二天就被机关的人送上了出岛的船只,动作迅速得简直不像对待T区的监督。

周泽楷一直处于深度昏迷之中。脸色苍白、眉头紧皱,像是在和意识进行一场拉锯赛。而叶修不知所踪,只有岸边一滩刺目的血迹含蓄地宣布了他的去向。

初步调查认定,叶修死于周泽楷的[重压]之下。机关为周泽楷的监督档案上记了一个大功,林敬言认为,也许这位年轻人不用再回到T区了。

韩文清闻言只是不屑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写他的检讨报告。

周泽楷苏醒后会是什么表情呢?答案有无数种可能,除了笑容。

 

沉默寡言的监督和韩文清之间的交流少得一只手就能数得清,全是例行公事的对话。机关派遣他来到T区时,明确告知周泽楷的级别要在他之上,并命令韩文清“全力配合周泽楷监督的行动”。而韩文清除了安排江波涛来接应他之外,就再也没有在周泽楷的计划中担任什么角色。他一度以为周泽楷背叛了机关,他的面具戴得那么久那么牢,已经快要粘在他的脸上了。

最后被叶修撕下来的时候一定很疼。

韩文清想,船只已经靠岸,第一个住民步入了船舱。

但总比自己撕下来要好。

 

韩文清回头看了看尘埃弥漫的房间,慢慢地歩下地面。

走到海岸边的时候,住民已经全部撤离完毕。张新杰和林敬言边走边谈,看见韩文清时点头打了招呼便离开了。韩文清站在岸边,看着船只消失在地平线下。

韩文清的目光落在远方的沙地上,那里曾经浇灌着一个逃犯的血。

他深刻地记得看见那片血迹的时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和紧随而来的遗憾。韩文清蹲下身,伸手抓了一把有些湿的沙土。粗糙的沙子从指缝中漏下,剩下的在他的掌心里尖锐地摩擦着他的皮肤。韩文清松开手,沙砾立刻从四方陷下去,回到地面。

他的掌心里却出现了一枚芯片。

一枚带血的芯片。半个手掌大小,左上角刻着70。

韩文清一瞬间就认出了这样东西。微型感应器,植入于每一个进岛的人身上,兼任自爆功能。

“编号70。”

韩文清轻声念了出来。

他的脑中有千万种念头,但最后,韩文清只是平静地站起身。

他用力地将芯片投向边界线外的海水。

“你自由了,编号70。”

海水被激起小小的水花,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韩文清突然想起,叶修从踏上时间岛的第一步起,就是自由的。

于是他又对着沉静的夜空说:“再见,叶修。”

海风温柔地拂过海浪。

 

 

最后一批住民离开时,韩文清正待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他在这座岛上生活了七年,离开时只带走了一堆白纸。张新杰站在门口等他,手里提着一个箱子。

“还有十分钟。”他低头看了眼腕表,“接我们的船快到了。剩下的人直接在岸边集合。”

“好。”韩文清把最后一叠资料塞进行李箱,向门口走去,“这次要离开很久?”

“之前并没有通知,不过目前看来,是的。”张新杰说,“可能长达两个月之久。机关要对所有隔离区的监督进行检查。”

“到底是什么检查?”韩文清一边走一边说,“难道所有的监督都够不上他们的信任标准?”

“不清楚。”张新杰困惑地皱了皱眉,“之前从来没有这种规模。”

“这种规模?”

张新杰点头:“一般只会进行小范围的抽查,主要针对监督的压力情况进行检查。”

韩文清沉默不语。行李箱的滚轮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噪声。

 

 

“新杰。”走进舱门时,韩文清突然问,“植入住民体内的芯片,有什么办法能取出来吗?”

“没有办法。芯片植入的时候就与住民合二为一,想要完整剥离是没有可能的。”张新杰瞥了他一眼,“怎么了?”

韩文清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林敬言将眼罩递给他:“在想什么?”

时间岛在视野里摇晃起来,发动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船舱。林敬言皱了皱眉,揉揉耳朵。

“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请戴上眼罩。”船舱内的广播说,“重复一遍,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韩文清走到座位上,俯下身看着窗户。张新杰坐在他的对面,用手指摩挲着粗糙的眼罩,循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熟悉的海岛。

“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吗?”

韩文清沉默了片刻,摇摇头。

他抬手拉上窗帘,将碧蓝的海水关在厚重的布料后。接着,他戴上眼罩。在一片漆黑中,船开了,驶向有人向往过的远方。

 

END

评论(17)
热度(342)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