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阿尔弗雷德·F·琼斯度过了他的19岁生日。嘈杂的宴会过后,他在遍地礼花中发现一封陌生来信。


致 讨人厌的阿尔弗:

好久不见,我想的确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与你见面了,希望你还记得我——毕竟你曾经说过‘我会永远记得你这个狗娘养的’(不知道你是否同样记得那之后你朝我的左腹开了一枪)。我对你当时的表情还记忆犹新,这是我无聊生活中的最佳调味品,希望此时此刻在看这封信的你依旧保持着那个表情,这会让我倍感欣慰。

多说无益,这封信并不是用来祝贺你的。你可以将它视作你的老对头对你的挑衅,也可以视作你的旧情人对你的思念(我想我们都不愿意承认这点),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小巷吗?那可真是个烂到骨子里的地方,但一旦承载了我们相逢的记忆,那地方就更烂了。如今我身处遥远的彼方,这里寒冷、萧瑟、阴暗,就像我死前所待的那个地方——对啦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小巷。先不要急着尖叫(希望你会),也不要急着扔掉这张来之不易的信纸,将它送到你手里可花了我不少力气,或者你愿意接受来自一个死者的请求,请求你能来这里看看我,我会耐心地等待,如果你能来,请再带上一束盛开的向日葵,好吗?

最后,我还是决定祝你生日快乐。顺便替我向柯克兰先生问好,告诉他,虽然他的表弟没有像他期望的那样变成一个古板傲慢又刻薄的柯克兰二号,但在讨人厌的方面,他可是青出于蓝。

                        你真挚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的指甲掐进薄薄的信纸,将最后的落款掐得支离破碎。他是这么憎恨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源源不断地带来麻烦,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和他对着干的。阿尔弗雷德在他的心口上开了一枪,看你在地狱里还怎么保持那张令人作呕的笑脸?不过现在阿尔弗雷德恼火地发现,笑不出来的是他了。

对着信纸他都能想象伊万·布拉金斯基弯起却没有笑意的双眼,深色的瞳孔缩得像针尖那么小,温暖的紫罗兰色在他的虹膜上变得冷冰冰。直到他的身体也变得冷冰冰,那双眼睛依然没有闭上,就那样带着难以忽视的,让人别扭的阴冷的嘲笑,直瞪瞪地望着阿尔弗雷德的枪口。

那又怎么样?布拉金斯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寄了这样一封信,又能怎么样呢?

阿尔弗雷德想扔了它,或者烧了它,让它随着穿过客厅的冷风飘散而去。但他发现他的双手不听使唤,带着兴奋的颤抖,他小心翼翼地将信抚平,折好,塞回信封里。他捧着信封,让它贴着心口。

万尼亚。他喃喃地说。我的万尼亚,他还活着,我得去找他,然后杀了他。


每日安利时间\(^J^)人([∂]ω[∂])/

评论(2)
热度(46)
  1. 我爱的人,他已沉眠一千七百八十三年打字机 转载了此音乐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