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T·L 特典 L.O.S.T

荣耀新历287年,隔离区T发生重大出逃事件。

参与者多达十七人,包括两名监督,后将其成为“T区哗变”。


同年11月,特殊能力者反抗联盟成立。

 

荣耀新历288年,多个隔离区发生囚犯暴动,隔离区C的75名囚犯集体自杀,事后监督所的两名常驻监督跳崖身亡。

同年3月,君莫笑宣布反抗组织兴欣加入联盟。

同年5月,机关成立特别行动组轮回部队,队长代号一枪穿云。

 

6月,权益战争爆发。

 

 

 

Last One Stand Tall

 

 

“老大,我们收到了一封密电。”

 

包荣兴找到叶修的时候,他正躲在后院里抽烟。陈果上个星期严令禁止在总部的吸烟行为,禁烟标志贴得里三层外三层,叶修的卧室更是重灾区。

叶修拿烟的手一抖,接过包荣兴递来的信封,谨慎地朝四周看了看。

包荣兴催促道:“快拆开看看呀!”

“别急,别急。”确认四周没其他动静之后,叶修才细细观察起手里的信封。

巴掌大小,只在正中央写了“君莫笑”三个字,还是粉红色的。

叶修挑眉:“密电?”

包荣兴一脸神秘:“今早门前捡到的。”

“门前?”

包荣兴点头。

叶修语重心长地说:“包子,你知道什么是密电吗?”

“这难道不神秘吗?”包荣兴说,“没有寄信地址,也没有收信地址,突然出现在门前,说明是有人亲自送来的。他还知道总部地址,那一定是自己人了。”

叶修将信翻来覆去地查看,示意包荣兴继续。

“而且包装得这么简陋恶俗,嗯……就像是……”

 

“情书!”

方锐突然从叶修身后窜出来,抽走信封,迅速走开三四步,兴奋道,“谁给你寄的?”

包荣兴点头:“对,就像封情书。”

“像是像,但明显不是嘛。”叶修抖抖烟灰,“谁写情书这么没诚意。与其猜这封东西里到底是什么,不如想一想别的,比如,总部的地址怎么泄露的?”

方锐一瞪双眼。

“泄露?”

“这不是内部人送来的。”叶修说,“但也不像是机关的人,不然我们现在可没空在这里东想西想。”

“难道是什么新组织?”方锐说,“最近刚成立的那几个?”

叶修朝他勾勾手,然后一把拿走信封,对着阳光眯起眼打量起来。

“不像是纸张,是卡片。”他说,“拆开看看?”

方锐点点头,又摆了摆手:“等等,这件事难道不该先跟老板娘他们说一声?”

叶修手上一用力,信封被撕开一道口子:“晚了。”

他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卡片。

 

 

“听说你收到了一封情书。”

陈果突然说。

叶修要去夹鸡腿的动作一顿,笑着问:“谁的?”

“你啊。”陈果说,“谁给的?”

叶修淡定地将鸡腿放进碗里,说:“哪有什么情书。”

方锐忍不住拍桌道:“叶修,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给我们看?”

“没什么。”叶修笑了笑,“只是一张明信片。”

“只是?”陈果严肃地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能总是瞒着我们,叶修。”

叶修没有回答,拨弄着碗里的鸡腿。方锐皱眉,和包荣兴交换了眼神,又一一扫视饭桌上的人。

唐柔放下筷子,说:“如果不是重要的事……”

“没什么特别的。”叶修突然从桌子底下拿出一张卡片,轻轻放在饭桌上。

众人面面相觑。方锐左顾右盼,第一个起身拿起卡片,对着看了两眼,一脸疑惑。

“你们认识吗?”他将卡片翻过来。

明信片正面是一张海岛的照片,像是靠近海岸的位置,沙滩面积并不大,远处是一片稀疏的树林,林后隐约可见房屋的顶端,蓝天白云。右上角写了一串日期,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痕迹。

“跟旅游广告似的。”包荣兴说,“老大你见过这个地方吗?”

“没有。”叶修咬下一口鸡腿。

“那就奇怪了,谁会寄这种东西?”方锐说,“而且……收信人是你啊,叶修。你真的没有印象?”

“没有。”

陈果看看唐柔,唐柔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微微摇头。

“总之不简单。”陈果下了定论,“这件事要查清楚。”

“没有必要。”叶修说,“比起这个,和蓝雨那边的交接就在三天后,这次行动不能有差错。包子,小唐,你们跟我去。”

“是,老大。”包荣兴立刻答应下来。

“别转移话题!”陈果敲敲桌子,“这件事必须搞清楚!”

唐柔拍拍陈果的手,低声说:“果果先别急,这封信是他的,等他……”

“老板娘。”叶修无奈地说,“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行啊,那你说为什么没必要?”

叶修深吸一口气。

“因为我就是从那里来的。”

 

 

天色渐暗。

自到达这个阴暗的小巷起,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而他们的目标迟迟不见。唐柔开始有些不耐烦,包荣兴滔滔不绝的废话折磨着她的神经,叶修像是早就习惯了一样靠着墙抽烟,抬头看着天色慢慢漆成深黑。

“哎——呀——这个空气真是久违的清新舒畅充满了自由的气息啊,咦这边的小吃店居然还营业?不知道他们的菜有没有稍微进步一点啊我就吃过一次哎哟那个味道简直了!”

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声音在叶修耳中渐渐清晰起来,唐柔神色怪异地看着他,又望向漆黑的巷道。

一前一后走出的是两个穿着普通的青年。

“好久不见。”

喻文州笑眯眯地向叶修伸出了手。


“这种感觉……”叶修坐在沙发上,看着喻文州将水杯放在他的面前,“就像回到了从前。”

“不是什么好记忆。”喻文州勾着嘴角,难得眼中也满载笑意,“不过放在现在来看,也不错。”

黄少天在一边夸张地摇头。

“别提了别提了。”他凑近叶修,语速飞快,“怎么样?这么久没见到有没有想我啊?有没有一肚子的话要跟我说啊?”

“我说不过你。”叶修诚恳道,“所以还是你先说。”

“那估计我们就没时间谈谈正事了。”喻文州打断张嘴欲回击的黄少天,在叶修对面坐下,“你有什么打算?”

“我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叶修说,“你现在是以特殊能力者的身份跟我说话,还是……无能力者?”

喻文州挑眉。

“你觉得呢?”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叶修笑着问,“别介意,我并不是说你逃出来让我不高兴。”

“你能逃出来,那么我也能。”喻文州捧着茶杯,习惯性地摸了摸鼻梁,意识到那里已经没有眼镜架了。

“机关果然不会动无能力者。”

“是啊。”

“但你真的是吗?”叶修歪头,“你的鼻梁上还留着镜架印呢,处理工作不到位啊小喻同志。”

“哦……”喻文州笑着点点头,“果然叶前辈才是高手,领教了。”

“不必跟我领教,能骗过机关那帮人,还是值得表扬的。”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低声说道,“很高兴还能在这里见到你们。”

“我也是。”喻文州拿起茶杯向叶修扬了扬,抿了一口,“你呢?说说你的经历?说实话,自从周……那天发生了变故,我就不曾对你能逃出来抱有希望。我们到现在都不清楚T区的位置。我和少天伪装成无能力者,被机关送离。一上船就得戴上眼罩,没有光源,就和进去的时候一样……甚至更严密。”

“大家都以为你们同归于尽了。”黄少天撑着头,语气轻淡,眼神冷厉,“出来后我追查了很久,没找到任何线索。”

“彼此彼此嘛,哥福大命大,注定要一生跟机关对着干,没完成伟大使命之前阎王爷也不肯收我啊。”叶修笑,“其实我也不清楚,我是被人捡回岸上的。”

他眨眨眼,面前闪过一张模糊的人像。

“你们应该清楚,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兴欣。”

黄少天道:“原本似乎就是个普通的特殊能力者救助站嘛,难道那里的人救了你?”

“没错。”

“那你是掉进海里,又被冲到岸边?”黄少天一脸狐疑,“真的假的?有那么巧?而且兴欣的人还正好在海边溜达?就善心大发把你这个可疑分子捡回去?”

“注意发言啊少天同志,问我我也答不出来啊。哥昏迷前正在紧张地生死搏斗呢,醒来后看见的就是救助站的天花板了。”

“只要活下来就好。”喻文州笑了笑,“你真的很幸运。”

“行啦这种话就不要说啦。”叶修伸了个懒腰,“我们今天来是谈什么的?谁还记得?”



“目标已进入C片区,请求指示。”

吴启对着电子屏幕确认了一下,重复道,“请求指示。”

“……你小子干嘛呢?”吴启忍无可忍地转过身去敲杜明的脑袋,“那边情况怎么样啊?快点汇报啊!”

“哎你别打头……”杜明赶紧护住手里的显示屏,慌乱地比划了几下,“目标到达目的地。”

“怎么分心了?”吴启皱眉,“看到什么了?”

“没有没有没有。”杜明摆摆手,捞起身边架子上的瓶子对他晃了晃,“来点儿?”

“来什么?”

江波涛推开木门,一边脱下外套一边问,“嗯?你还带了酒?”

“不是酒不是酒。”杜明连忙将瓶子藏到身后,在江波涛的目光中又缓缓拿出,“只是矿泉水啊副队。”

江波涛笑着指指眼睛:“说谎的时候就不要看着我啦。”

“他今天不对劲。”吴启说,“魂不守舍的,刚刚还想转移话题。”

“我们可不是来玩的。”江波涛挽起袖口,拉开椅子坐下,“情况怎么样?”

吴启说:“目前来看一切顺利。”

江波涛看了看手表。

“离任务开始还有五分钟,不如说说你有什么心事?”他笑眯眯地看着杜明,“不然会影响任务。”

“我只是……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不活捉联盟的人呢?”杜明说,“对,为什么不活捉?副队你看,今天来的那些都是重要人物,蓝雨的两个似乎也加入了行动,抓住他们,对机关更有价值啊。”

 

“你在担心谁?”江波涛温和地问,“你干嘛那么紧张?”

吴启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原来是这样!今天那个兴欣的……对对对叫唐柔,是不是来了?”

杜明突然站了起来,脸色通红地想开口解释。吴启抢白道:“我说呢原来你想着怜香惜玉啊?怪不得死活要跟我换负责区域,好时刻关注着人家的安危吧?”

江波涛听完,神色如常,一言不发地观察着杜明的动作。杜明的胸口急促起伏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启的眼神在两人间来回转了几次,小声说:“没事吧?”

杜明像是下定了决心,急急道:“副队!我不会将个人感情置于机关利益上的!”

江波涛笑了一声,示意他冷静下来。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先坐下,一切等完成任务之后再说。”他戴上耳麦,看了眼腕表,低声说,“队长,还有一分钟。目标已全数到达,双方即将交接。”

杜明继续说:“副队,你要相信我!我进轮回时间不长,但是我在机关……”

“行了,别急着表忠心啦。”江波涛打断他,“又没逼着你大义灭亲。先完成你的任务。”

吴启拉拉杜明的衣角,小声劝了几句。

江波涛瞥见杜明惶惶不安的神色,叹了口气,说:“这次的任务又不是要剿灭联盟的人,我们只是负责协助队长而已。”

“啊?”吴启和杜明同时问道。

“不过队长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江波涛说,“反正这次任务是机密,机关的人不知道,是轮回部队的独立行动,谁都不许说出去,听到没?”

“队长?”杜明结结巴巴地问,“队长他?”

“还有十秒。”江波涛对着话筒说了一句,挥手让两人回到座位上,“准备。”

 


“82房是老韩和老林,隔壁是张新杰。”叶修的手指在地图上比划,“还有一个你猜是谁?”

“肖时钦?”

“你怎么知道?”叶修问,神色却并不惊讶。

“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了。”黄少天一脸鄙视,“T区监督集体叛变,关一起的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叶修拿起望远镜,确认远处的情况。他和黄少天此刻置身于五十米高的天台,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就是机关的分部之一。反抗组织和机关的争斗持续了几十年,双方都在每个角落里布置下了据点。眼前的分部除了一个分部的基本功能外,还兼任监狱这一职能。

“啧啧啧,天道好轮回。”黄少天笑着摇摇头,“让韩文清以前老关我禁闭,这回爽了吧?”

“幸灾乐祸是不对的。”叶修说,“回头我跟老韩打声招呼,转达一下你对他的……嗯……问候?”

“靠靠靠靠这还没结成盟友呢你就忙着分裂啊?”黄少天一拍叶修的后背,“你是不是机关派来的卧底啊?”

叶修放下望远镜,在工具箱里翻找通讯器:“你别说,我还真觉得联盟内部有卧底。”

“这还需要你觉得吗?哪儿没卧底啊。”黄少天悠悠道,“在T区那个小破地方还有卧底呢。”

“这次的情报来得突然,老韩和我们的联系也来得突然。”叶修用手指点点分部的地图,“把守这么严,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流出来的。要不就是我方卧底工作出色,要不就是敌方卧底在下套。”

“这得问你啊,消息不是你传的吗?”

叶修揉揉脑袋:“人家把东西装一粉红信封里直接丢门口了,这个方式实在简单粗暴,无从分析。”

黄少天突然凑到叶修面前,眯起双眼。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他一字一句地说,“光从那张破明信片就能推出韩文清向我们求助这种信息……凭你的智商,我看悬。”

叶修一掌拍开黄少天的脑袋:“注意言辞啊,回头跟你们领导投诉你。”

“怎么?就你那半吊子的说词?”黄少天模仿着叶修的语气,“虽然树林遮去了大半建筑,但仍可以看见监督所的屋顶。隔离区T集体转移的消息我想你们都知道了,没理由不怀疑老韩他们遇到了问题。”

“哪点不对你倒是指出来啊。”叶修架起狙击枪,调整着姿势,“哥可是前前后后做了不少调查工作才确定这个消息的,不然你来?”

“行啊。”

黄少天一把挤开叶修,重新调整枪支。

“真是想不到啊。”他说,“才过去多久,我们居然要和监督所的人站在统一阵线上。”

叶修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掏出一包烟,叼起最后一根。

“只能怪机关不人道。人体试验这种事,换在谁身上都得跟他拼命,计划已经泄露却不自知,还心急火燎地要应用于整个组织。”他看着对面大楼的窗户,“员工要造反也是迟早的事。不过有一件事你猜错了,肖时钦是跟张新杰关在一起,但不是因为T区那件事。”

“那是什么?”黄少天问。

“还记得肖时钦找我们合作的事吗?那小子聪明得很,一直给自己留着两条路。机关想控制特殊能力者的思想,我猜他不止跟我坦白了。”叶修说,“肯定还有张新杰。”

“什么?”

“不然你觉得他为什么还能被关在这里,而不是被机关秘密处置?肖时钦不在T区哗变的监督名单里,你应该知道吧?既然当初陶轩和刘皓背叛了我们,肖时钦的事监督所肯定一清二楚。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肖时钦做了两手准备。”

“所以……”

“所以老韩他们才会被关起来。如果没有肖时钦,他们现在就是被机关洗了脑的一群机器人。”

黄少天了然。“那为什么不处置他们?”

“这就是关键所在。”叶修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因为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知道的人太多了,机关没有办法处置。”

黄少天愣了愣,突然笑道:“难道?”

“救出老韩他们,再让世界看看机关的亲切面目。”叶修搭着黄少天的肩膀,“好好干啊。”

“嗯……但你还是没说那张明信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目标快来了,专业点行不行?”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在瞄准镜里寻找位置。叶修在一边收拾工具箱,挑了一把轻巧的手枪揣在怀里,又顺手拿了把匕首。

“既然你要担当这个大任,我就下去支援文州他们。”叶修将通讯器丢给黄少天,自己别上耳麦,“保持联络。”

“行。但是你要下去干嘛?”黄少天问,“下面不缺人手吧?”

“我只是想第一时间迎接老朋友嘛。”叶修眨了眨眼,匕首在手里转了两圈,“我想他的心情应该和我一样迫切。”

 

叶修刚走到楼底,黄少天的枪响就引爆了战斗。那一枪瞄准着看守在82号门前的守卫,下一枪就将射穿门锁。喻文州想要速战速决,最快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己逃出来。

再稍微施以援手。

叶修摆弄着匕首,在窗后观察不远处的战况。这次行动共出动了联盟三分之一的人手,如果成功,带来的将是不可估量的胜利。

情况目前还胶着在双方平淡的枪战中。一旦使用特殊能力,恐怕整个街区都会不保。

叶修打了个响指,看着火花在手中一闪而过,同时飞快地掷出手中的匕首,泛着寒光的利刃划出一道利落的直线,钉在对面的墙上。

“出来。”

叶修说。

他想了想,没掏出手枪。

“哪位英雄好汉啊?不如出来露个脸?大家相识一场,说不定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叶修眯起眼盯着墙后,伸出食指。

“我数到……”

突然袭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将叶修指尖冒出的火花逼了回去。他迅速朝旁边一滚,右手伸进怀里掏出手枪瞄准墙角。

墙后走出一个青年。

叶修皱起了眉毛。

青年将手里的子弹往地上一丢,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熟悉的能力,熟悉的人。

  他将枪口对准了那张熟悉的脸。

“一枪穿云。”叶修轻声念着他制服上的名字,“你也起了个新名字啊。”

“什么时候开始的?”叶修握着枪往前推了推,“你是怎么知道总部地址的?有什么目的?那封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握着枪管,像握着一根稻草一样淡然。

“我想帮你。”

“帮我?”叶修平静地反问,“以什么身份?以什么身份你都没有帮我的理由。”

“有。”周泽楷突然松开手,“我是编号119。”

叶修迟疑了一瞬,周泽楷捕捉到空挡,飞快地制住他握抢的手向下一压,同时向前半步。

没有预想中的枪响,也没有预想中的刺痛。

叶修陷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我是编号119。

曾和我的恋人一起对抗机关。

我们向往自由。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和他一起战斗、抗争,直到胜利。

因为我们都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因为我喜欢他。

因为我很爱他。

 

周泽楷的用鼻尖轻蹭着他的脖颈。

叶修愣了愣,无可奈何地笑出声。

“哦,编号119。”他环住周泽楷的背脊,闭上双眼,“我的恋人。”

“我很想他。”

他听见从远处传来的奔跑声和枪响,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松开怀抱,转过身去。

叶修叹了口气,脸上却在不自知地微笑。他坚定地移动步伐,用枪口瞄准了接近的敌人。

后背和后背碰在一起,就是一道铜墙铁壁。

 

火光闪出。

一声巨响。

 

END

 

荣耀新历288年9月,大批监督叛出机关,并揭露了举世震惊的机关改造计划。

同年11月,机关监督部分宣布解散。

 

荣耀新历289年2月,百花重组,宣布加入联盟。

同年5月,机关旗下特别行动组轮回部队队长一枪穿云宣布转投联盟。

同年6月,联盟首领君莫笑摧毁隔离区T。


荣耀新历291年,《隔离区法》废除,持续了三年的权益战争落下帷幕。





说好的特典,至此为止,<T·L>的故事正式告一段落

正文里留下了蛮多小尾巴,就在特典里一一补全了,周叶的戏份不多,但通篇都有他们的交流啊ww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了呢

还剩一篇番外将在完售后放出,通贩已下架,还剩最后十几本余本会放到CP14.5

我最近也是蛮懒的……休息几天就继续填坑T.T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23)
热度(470)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