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梅梢雪(四)

叶修被桌上三双眼睛盯着,若无其事地挥动蒲扇。黄少天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催促:“你倒是解释解释呀?”

“有什么可解释的?”叶修慢悠悠道,“你情我愿,一目了然。”

黄少天看向周泽楷,眼神怪异:“你情我愿?”

“这就是我和小周之间的秘密了。”叶修故作神秘地压低声线,“不便透露。”

黄少天充耳不闻,眼神在二人间来来回回,重复道:“你情?我愿?”

喻文州道:“叶修,这个你情我愿,多用在……男女之间。”

堂内一时无声。周泽楷双眼盯着桌前瓷杯,茶水色绿澄清,清香扑鼻,可他现在没那个心思欣赏这上等香茗,只想着如何解释“你情我愿。”

喻文州咳嗽一声。

“我想叶修想说的应该是……”

“情投意合。”叶修接道。

黄少天刚想抿口凉茶,闻言喷得桌上星星点点,边笑边咳。喻文州愣了一下,勾着嘴角转向一边去。

叶修掸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淡然道:“笑什么?你们两个无耻之人当然体会不到我和小周之间的浓浓情意。”

“好好好,你有情,他有意,不知两位何时成亲呐?”黄少天强忍笑意,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不过可别怪本将军没提醒你,当心遇人不淑啊,遇人不淑。”

周泽楷挤出一个笑容:“见笑了。”

“我说大将军,你打仗的本事一流,这人话倒听不懂啦?男子和男子之间要如何成亲?”叶修一掌拍开黄少天的手,“不如……你教教我?”

“行了,你们两个,这么久不见是不是憋坏了?”喻文州出声打断,“谁还记得此行是来干什么的?”

叶修莞尔一笑:“这个问题就请周公子给大家说说?”

三双眼睛登时望向正端着茶杯的周泽楷。

周泽楷一惊,放下茶杯,问道:“我?”

“当然。”

周泽楷有些无措地看着叶修,后者却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黄少天满脸好奇,喻文州笑而不语。

“这……”他想了想,伸手拿过千机伞,朝桌上一放,“为了它?”

 

黄少天震惊道:“不是吧叶修,你真的全跟他说了?”

“我骗你干嘛。”

“少天,既然叶修信任他,我们也没必要再防着周公子。”喻文州道,“况且周家乃名门望族,定不会作出出卖挚友的劣行。”

周泽楷轻笑,又将千机伞放回叶修身边,再看众人的颜色,心下已定了几分。

“不过周公子只说中了一部分。”喻文州笑道,“千机伞自问世以来便一直名在江湖十大神兵之列,伞里千机顷刻变,古来御者仅一人,这一人,想必周公子心中早已有数。”

周泽楷瞥了叶修一眼,沉声道:“‘斗神’叶秋。”

“没错。千机伞玄机多多,若非它的锻造者,恐怕还未用它伤敌,就先断了自己的性命。”喻文州道,“所以……”

“那些小周都知道啦。”叶修摆摆手,“跳过也罢。”

喻文州面色不改,眼神闪了闪,又笑道:“此行的重任是为了完成千机伞,可若使用者不在,千机伞完成后不过是件大凶之物。护其御者周全,这也是目的之一。”

“千机伞,御者,两者不可缺其一。”黄少天道,右手覆上冰雨剑柄,“要知道现在整个白道都在追杀叶秋,你们肩上的重担可不轻啊。”

周泽楷了然:“分开躲藏,各自伪装。”

“周公子果然是聪明人。”喻文州赞赏道。

“但为何是我?”周泽楷问,双眼却看着叶修。

叶修笑,伸手去勾周泽楷的脖颈。

“我们小周一有财,二有势,风度翩翩,武艺精湛,实乃逃亡躲藏吃喝玩乐必备之良伴。”叶修道,“更何况还怀着一副跃跃欲试的忠肝义胆之心,和我真是志趣相投,天作之合。”

黄少天拍案而起:“住嘴住嘴!简直一派胡言,本将军今天要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别别别,大将军镇国镇乱镇边疆,可别把力气都花在草民身上。”

“这世上有药能治治你这张嘴吗?回头让王杰希给你开几副蛇蝎草粉灌下去,看你还怎么神气?”

“行啊,倒是得看看黄大将军有没有本事‘灌’下去了。”

“你等着!”黄少天将蒲扇一扔,唤来仆人,“把这缸冰撤了,我要和叶大侠比试比试,谁赢了,这冰就放谁的寝室里。”

喻文州无奈地摇头,却也只由得他们胡来。周泽楷倒兴致勃勃地要看一看当今闻名天下的镇国大将军和手执千机伞的叶修是如何切磋的,便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喻文州只得陪着坐在一旁。

“少天平时事务繁忙,叶修又生性自由来去无踪,两人很少能聚到一起。”喻文州道,“虽然见了面就少不了打一场,吵几句,但他们确是挚友。”

周泽楷点头。站在庭院里的两人还在口舌之争中纠缠,细碎的话语落到耳中却成了一句句疑问。叶修到底是何许人物?叶秋和他是什么关系?喻文州和黄少天和叶修又是什么关系?他们究竟是如何找上自己的?

凭刚才短短的谈话,周泽楷大致明白这次远行实为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叶秋失了却邪,又被白道追杀,情急之下只得将希望寄托在千机伞上。而刘皓肯定也觊觎这件神兵,他便想出了两头行动的办法,由叶修带着千机伞收回材料,自己作饵分散白道视线。叶秋挚友的一举一动都受白道监视,不能全程助力,得另找一个和叶秋交情不深又实力不俗,还得守得住秘密的人护送叶修。这喻文州最擅长,于是便有了前不久的西子湖偶遇。他和黄少天对这件事故作惊讶,也只是为了暗示他罢了。

问题是,他怎么能肯定自己会心甘情愿地护送他?

叶修之前在茶馆的话也着实令人疑惑。

周泽楷皱起眉头,而庭中的黄少天挽了个剑花,率先攻去。

叶修一抖伞柄,千机伞化为伞状,迎下冰雨一击,两人瞬间就被震得各自向后退了两步。黄少天一挑眉毛,身形一转再度进攻。

叶修手中红伞在短剑和伞盾中不断变换,始终以防为主。五十招后,已被黄少天逼退二十三布。

“怎么啦叶修,这玩意儿可不止这点能耐吧?”

黄少天得意地笑道。冰雨寒光一闪,登时舞出几道弧度,速度之快如闪电之势,叶修扭身,放出伞盾当下一击,灵活地向外一甩,借力弹出几米,竟是和黄少天拉开了距离。

可黄少天不会放过这些空挡,当即又朝前奔去。叶修动作更快,千机伞变为矛状,在手中抡了几圈后直挺挺地刺向黄少天下腹,他不得不向旁退去一步,冰雨却不退,正面扫向叶修面门。

“动真格了。”喻文州笑道。

周泽楷不语。叶修今日所现远不及西子湖畔那一战,而那一战,也未必是叶修的全部实力。

深不可测。周泽楷心道。

庭中传出巨响。

冰雨和战矛抵在一起,百炼钢铸成的剑竟斩不断木制的伞柄!

“还不认输?”叶修问。

“你想认输了?”

“那你得问问它。”

矛尖银光一闪,周泽楷就认出那是伞骨末端的银钩。

“动真格了。”周泽楷道。

 

 

炎夏之夜倒是轻风舒爽,今夜月光明洁,周泽楷和喻文州用过晚膳后便独自踏上回房小路,凭着来去几回的记忆,也就迷了三次路而已。叶修和黄少天从日光当照战到暮色西沉,毁了庭院一颗树苗,一处石桌,还未见分晓。喻文州早早吩咐厨房准备晚膳,拉着周泽楷先去果腹。

“每次都是这样。”他解释道,“你莫要见怪。”

将军府膳食不差,喻文州又很是会来事,周泽楷虽不喜言语,这顿饭吃得也是融洽,似乎少了两个人,气氛反而正常了不少。

到达住处,天色已经不早。

周泽楷还未跨进大门,就听到院中传来阵阵歌声。

叶修正坐在花园亭子里,一脚搁在装冰块的木箱上,看着月亮,嘴中哼着小曲儿。千机伞放在桌上,依稀可见白玉酒杯两三盏。

周泽楷想,这歌声……着实难听。

所幸叶修听见身后动静,停下哼唱,笑着冲他招招手。

“来坐啊。”

周泽楷行至亭边,才闻到叶修身上的酒气。

“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我听文州说你们一个时辰前就该用完晚膳了。”

“四处逛了逛。”周泽楷道。

“这破地方有什么好逛的?过几天带去你中草堂,那儿的风景才是一绝。”

周泽楷笑了一声:“好。”

“哈,黄少天那小子犟得很,死活不让下人把冰放到屋子里。哥都如此宽宏大量了,他还是不领情。”叶修晃荡着双腿,“最后还是文州亲自命人给他送冰去,真是小孩子心性。”

周泽楷道:“黄将军是直爽之人。”

“不过你可别被他这样子骗了,镇国大将军不是心思简单的人能当的。”叶修一扬手,“陪我喝几杯?”

周泽楷朝桌上望去,三杯酒斟满至杯沿,不见酒壶。

他四下看了看,扫见叶修脚下一处碎瓷片。

“酒,不易醉,不宜醉。”

叶修的声音平稳如常,但周泽楷知道,他已经喝醉了。

“你酒量如何?”

“不如何。”周泽楷道,“我没喝过酒。”

“是吗。”叶修笑道,“骗人。”

他拿起一杯一饮而尽,将杯子掷在地上。

“你这个年纪,正是好酒的年纪。要真的从没喝过酒,哪里会是现在这么平静?你这个反应,正说明你……”叶修又拿过一杯,“老奸巨猾。”

周泽楷扑哧一笑。

“那你呢?”他拿起剩下的一杯。

叶修悠悠轻叹:“年少不知愁。”

“……嗯?”

“没什么。”他举杯,“不醉不休啊周少侠。”

一仰头,酒水便随着杯中月,尽数流入腹中。七月酷暑,心下却似岁末严寒。


良心发现的我()

评论(9)
热度(151)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