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all叶]文风挑战

long long ago说过的娱乐圈paro,正好填掉><

没标CP就是没CP

 

 

 

自己惯有文风

 “喻大编剧,您老三年磨一剑出来的本子的确不错。”叶修点点剧本的最后一页,“但这个尺度根本上不了银幕。”

“嗯……那你演还是不演?”

“当然演。”

“不怕上不了银幕?”喻文州别有深意,“你也知道最近有人在针对你。”

“怕什么?哥又不缺那点钱,也不缺那个奖。”叶修说,“剧本挺有意思的,我想挑战一下。”

“行啊。”喻文州边笑边说,“但首先你得瘦个二十斤。”

“……” 


黑暗文风(周叶)

冬季的戒毒所没有暖气,四面徒壁将阴寒的湿气关押在狭小的病室里。叶修不得不开始接受夹在三餐里的寡淡汤水,以求熬过漫长的冬季。

每日问询由半个小时延长至一个小时,原先负责的心理咨询师也被调走了,接任的是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眼神冷淡得渗人。他们之间的对话始终停留在简单的基本问答,比如“你今天感觉如何?”“我很好。”以及“你想起什么线索了吗?”“没有。”

负责他的警官一周来一次,不抱希望地来,不抱希望地去。叶修一边计算他被移往监狱的时间,一边加快了犯瘾的频率。戒毒所已经不再安全,他需要一个新的庇护所。

“你知道吗。”结束平淡无奇的对话后,叶修对收拾桌面的医生说,“其实我是装的。”

医生整理的动作停滞下来,叶修继续说:“而且我知道,你也是装的。”

“真正有瘾的人是你。”他举起铐在一起的双手,“他们给你注射了多少剂量?”

医生脸色突变,下意识地要呼喊警卫,叶修飞快地拿起桌上的圆珠笔,狠狠地朝医生的眼球刺去。求救声变成了无意义的惨叫,叶修面无表情地拔出笔,看着医生剩下的那只眼睛。

“那些东西可以麻醉你的神经,但骗不了你的思想。”他听见警卫开门的声音,“你想真正解脱,只能靠这个。”

叶修向他展示着手上的手铐,和沾在上面的鲜血。医生的口中仍不停地叫喊着,但他完好的那只眼睛仍冷静得可怕。

“我差点杀人了。”叶修对架起他的警卫说,然后向医生投去一个扭曲的笑容。

 

“卡!”

导演举着喇叭喊了一声,片场立刻变得人声鼎沸。

叶修一边活动筋骨一边走到周泽楷身边,把他拉起来,笑着说:“演得不错嘛小周,我都差点没崩住。”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伸手遮住还在流血的右眼。

“辛苦了。”叶修突然用食指沾了点血浆放在舌尖上尝了尝,点头道,“味道不错,草莓味的,你也来点?”

周泽楷有些无措,正想着怎么应对,就听见陶轩在喊叶修的名字。

“我得走啦。”叶修轻声说,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周泽楷的助理不见人影,剧组还要忙着下一场戏,化妆师拖着他心急火燎地去卸妆。周泽楷乖乖地坐在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捂着右眼的自己。

他伸出舌头,想舔一舔嘴唇边的血浆。

“哎呀,不能吃!”化妆师一拍他的脑袋,“多脏啊,快坐正了我们马上开始啊。”

周泽楷轻声道歉,等到化妆师又转回去准备时,飞快地沾了一点血浆。

咸的。

 

KUSO

“什么?让我跟老韩?”

黄少天强忍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你不懂。”他高深莫测地说,“这是观众们喜闻乐见的场景,到时候●博转发肯定能破十万啊”

叶修痛心疾首地说:“少天大大,我觉得你还是唱唱rap就好了,转行当主持人得祸害多少人啊?”

“我不管,来了就得听我的。真心话大冒险,肯定得上……哎你说是让你抽到比较震撼还是让韩文清来啊?”

“你这是想让我来出主意坑自己吗?”叶修一脸冷酷,“想都别想。”

黄少天无所谓,声线拔得要多高有多高:“行啊那我就随、意安排啦——”

“等等。”叶修说,“换个人选行不行?”

黄少天嘿嘿一笑,把嘉宾名单一字排开:“你选?”

叶修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不就两个人吗?”

“那也是个选择嘛。你是要那个小模特还是要韩文清啊?”

“我要小周。”秒答。

“看不出来。”黄少天挑眉,“你和他关系挺好?上次好像还去客串了你的电影?”

“什么好像,人家是根正苗红的潜力股好吗。”

“行啊,满足你,到时候就让你背着他跑十圈好啦。”

“滚。”

 

翻译腔

不会^^

 

少女或者小清新(喻叶)

“文州,我解约了。”叶修拨通电话,轻松地说,“一朝变回无业游民啊,现在正在街头准备风餐露宿,你有什么表示?”

“不怕,我养你。”喻文州笑着说,“来我公司吃午饭?”

叶修严肃地说:“喻总,我不是那样的人。”

喻文州叹气:“叶神真是不食人间烟火,而我却只有钱。”

“地址在哪儿?”叶修说,“晚饭也一起包了吧。”

 

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喻叶)

“停停停。”叶修摆摆手,“让你们演一见钟情,情呢?”

苏沐橙吐吐舌头。

“我演戏不行的啦。”她笑着说,“唱歌就算了,正片你干嘛还非得找我拍呢?”

“经费不足啊。”叶修惆怅地说,“这是哥的复出之作……包子别笑了,快去先把台词背熟!”

一条男女主角初遇的戏拍了一个上午,不是苏沐橙笑场就是包荣兴笑场。叶修干脆放了众人半小时假,给喻文州播了个电话。

“怎么了?”电话响了五声才接通,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文州你手速见涨啊,平时没十声搞不定呢。”叶修懒洋洋地一边扇风一边说,“上次托你写的剧本还记得吗?有点困难。”

电话那头带着笑意:“哪方面的困难?”

“这个嘛……嗯?”

叶修猛得回头,正撞上喻文州凑在眼前,一时间两人近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路过,顺便探班。”喻文州先拉开距离,在叶修身边坐下,看着远处正在聊天的苏沐橙和包荣兴,“那个是新人?以前没见过。”

“哥的徒弟,小年轻很有前途。”叶修

“你不是遇见了困难?和我说说?”

“还能有什么?你应该都看见了,找不着感觉啊。”叶修叹气。

喻文州想了想,说:“那你为什么不亲自上?”

“我跟沐橙太熟啦。”叶修笑着说,“别把人家一见钟情演成一见如故了。”

“这样。”喻文州意味深长,“那……我呢?”

“嗯?”

叶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喻文州一把拉起。苏沐橙看见这里的动静,兴冲冲地和包荣兴跑过来。

“这是在干嘛呢?”

“叶神要起身示范一下一见钟情的感觉,你们看着点。”

包荣兴好奇道:“那谁跟他搭档啊?”

众人的目光看向喻文州。

叶修忍着笑:“那还请喻大编剧屈尊降贵当我的女伴啦。”

“好啊。”

喻文州突然环住叶修的腰,带着他转了两圈,趁叶修还没站稳的时候一把按住他的后脑。

“乐意至极。”

 

一看就有病(黄叶))

“叶修叶修给我出来你有本事解约你有本事开门呐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请在哔声后留言。”

“靠靠靠靠又来这套你快出来出来我数到三不出来我撞门了啊……你说了哔没?”

“没有。”

“那你说啊!”

“你让说我就说?好歹哥也拿过三个影帝,哪能随便被人指挥呢?”

“你不出来是吧?我撞门了啊!”

“好啊少天大大,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门的修理费,被你承包了。”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就不自取其辱了。

 

向原版致敬(韩叶)

韩文清今天穿了一身黑,左胸前别了一朵玫瑰,衬得整个人气场更凛冽。叶修坐在台下,伸出手对着他挥了挥手,用口型说道:老韩,挺帅啊。

韩文清视若无睹。会场里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最佳男主角——”

他拆开信封,随意地扫了一眼。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台下正在微笑的叶修,目光如炬。

“叶修。”

黄少天第一个站起来欢呼,接着喻文州起身鼓掌,然后是王杰希,张佳乐……三分之二的嘉宾起立祝贺这位历经重重困难的“老”影帝再获桂冠,会场气氛鼎沸。

韩文清把奖杯递过去,叶修单手接过,另一只手揽住韩文清的肩膀,轻轻碰了碰。

“恭喜。”韩文清轻声说。

“谢谢。”叶修眨眨眼。

评论(12)
热度(204)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