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T·L 尾声 胜利

[胜利]

 

邱非是被宋奇英叫醒的。

他睁开眼的时候,视野里是一片黑暗。粗糙的纯色布料摩擦着他的皮肤,隐隐有亮光从眼罩后透出。

宋奇英搀着他站起来,轻声提醒:“先不要拿下来。”

视觉被屏蔽,他的耳朵灵敏清晰地捕捉到吹打的海风和海浪的拍击声,长达数十小时的僵坐让他的膝盖酸痛不已。宋奇英配合着他的步子,将他扶出船舱。

邱非小心地踩下楼梯,踏上柔软的沙地。宋奇英放开他的手,向前走了几步。

“报告。”他站得笔直,“机关编号022宋奇英。”

一个平淡的男声说道:“我是张新杰。你一会儿跟我去监督所报道。”

“是!”

邱非听到有人向自己走来。

“编号121,邱非。”这是一个温和的男声,“我是你的引导监督林敬言,跟我来吧。”

 

“眼罩可以先摘下来,现在的光线不强,不过要慢慢来。”男声说。邱非闭着眼,将眼罩扯下,又用手挡着眼睛,慢慢地睁开一条缝。

监督耐心地等他完全适应了光线,对他笑了笑。

邱非四处看了看,他现在站在一座海岛的岸边,脚下甚至还踩着灰色的海水。天色已近黄昏,身后的船只向后退去,慢慢驶离沙滩。

宋奇英站在他的右前方,跟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向前走去。

“走吧。”林敬言说。

邱非默默地跟着他的脚步。

“本来是要先去监督所进行登记的,不过最近情况比较特殊,先带你去你的住房。”他们走向和宋奇英相反的方向,“你住在一号街区,22号。暂时只有你一个人,房子比较大,你如果介意,可以和监督所申请一名室友。”

室友。邱非在心里嚼着这个字眼。还是狱友?

 

 

一号街区并不如邱非想象中的那样,反而有些破烂残缺。坑坑洼洼的街道两边无精打采地站着两排住房,22号看起来和一号街区的其他住房没什么两样,在隔离区T的夕阳下显得有些颓靡。吸引着邱非目光的是22号对面的46号。

如果不是门边摇摇欲坠的门牌,邱非甚至不能确定这是一间住房。

46号像是被炸飞了半个身子,诡异又端正地立在他的眼前。林敬言看着邱非好奇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前段时间出了些意外。”他说,“这里的大部分房屋还没来得及修缮,不过给你安排的都是损伤比较小的,你可以放心。”

是什么样的意外呢。邱非想。

林敬言带着他熟悉了住房结构,又通知他明天早上去四号劳动区集合。

“地图在这里。”他掏出一张硬卡,为他指明路线,“这样走,如果实在不认识,跟着人流走就对了。晨铃一响就起来,千万不要迟到。明天早上有监督要训话。”

邱非应了一声。林敬言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他在房子里转了几圈,又站到床边,看着缺了半个身体的46号。

 

 

第二天清晨,邱非就醒了。他在二楼的床上躺了一夜,没睡。这间房子不久前还有人住,因为他在卧室里发现了一架轮椅,楼下的食品架上还有新鲜的食物。

他等了一会儿,听到晨铃打响,翻身下床。

一号街区的住民远比他想的要多,他没有带地图,而是跟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向前走着,不断观察四周的环境。住民脸上大都挂着麻木的表情,一路走来,他没听见有人说话。

集合地点在四号劳动区,一片巨大的空地。邱非在途中还看到一块突兀的墓碑,孤零零地待在空地上,他被人群推着向前,没来得及看清墓碑上的字。

他们在一个中型站台前停下。

几个监督大声喊着口令,指挥人群排成队伍,邱非站在后部,跟着周围人的动作四处挪动。他看见站台上站着一个表情严肃的男人,宋奇英正在一边等待着,身后是张新杰。等人群稳定下来,张新杰不急不缓地走上前,看了台下一眼,说:“下面请韩文清监督讲话。”

邱非看到张新杰递给男人一张演讲稿。

韩文清接过纸张,粗略看了几眼,将演讲稿扔到一边,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演讲稿在空中打了几个转,缓缓飘落到地上。

 

“没什么好讲的。”

韩文清说完,铁青着脸跳下站台,迅速离开了。

台下鸦雀无声。

邱非听到身后有人在小声议论。

“这是被上头给批评了吧?”

“应该是,不然怎么一下又是派新监督来又是扔新住民进来的。”

“什么呀,新来的监督就是个毛头小子。”

“毛头小子怎么了?120号不也是个毛头小子吗,你看人家……”

“靠,你不要命啦?还敢提啊?”

邱非不明所以,但人群还维持着秩序,他只能继续站着。

张新杰上前将演讲稿捡起来,脸色如常。

“一周前,时间岛发生了一件令人愤怒、痛心的事。”他机械化地复述着纸上的文字,“以编号70、编号83、编号84为首的数十名住民以及监督,进行了集体出逃。”

“这种行为,破坏了时间岛长期以来辛苦构建的良好秩序和互相信任,为时间岛带来了不可计算的损失。”

“在这次事件中,我们失去了多名优秀的住民和监督,他们用生命维护着时间岛。而那些破坏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接下来,我将代表机关宣布针对此次事件中参与出逃的住民及监督的惩罚。希望各位住民、监督引以为戒,不要怀着侥幸的心态来挑战机关的权威。”

 

张新杰停了一会儿,重新扫视着台下的人群。

一阵狂风刮过,卷起他手中的演讲稿,单薄的白纸被风拉扯向远方。

人群一片死寂。

雨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落下。

 

邱非抬起头,看着不知何时被阴云覆盖的天空。雨水轻轻落在他的脸颊,明明一瞬间就化成了温柔的水滴,却像刺进他心脏的细针。

 

独一无二的时间岛,连第一场雨都是从未体会过的刻薄凛冽。

 

全文完


完结了,感想什么的晚上再写,我先去歇一歇(

我估计大家看到这里应该有很多想说的。

我就说一句,还有番外哦(。

另外,TL的字数和页数与之前预计的有偏差,价格会下调一点

评论(22)
热度(276)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