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

周叶
^^头像感谢@RAVEN

[周叶]梅梢雪(三)

叶修走得快,走得急,走得无踪无迹。周泽楷替他收起了桌上没带走的小玩意儿,小跑着去楼下结账。掌柜摸着下巴一脸大度地比了个数目,周泽楷看了看手中的碎银,还得再搭上几块。这么一耽误,等他匆匆踏出店门,大街上已见不到叶修的身影。

广城虽小,但也耐不住周泽楷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所幸叶修领他来的这条街左通南城门右接将军府,一条大道走到底,周泽楷便顺利回了府上。

黄大将军府不似其他官邸,门前无守卫,府内少有仆人。周泽楷扣了三下门环,顶着艳阳老老实实地站了一炷香,又扣三下,再等上一炷香。终于没了耐性,抬手就推门而入。

正对大门的是一小片空地,叶修搬了张板凳,撑着伞,正举着茶壶往嘴里猛灌。见周泽楷一脸不可置信,才放下茶壶,抹抹嘴,笑道:“回来啦?”

黄少天坐在他身边,从鼻子里呛了一声。喻文州从躺椅上直起身来,道:“周公子回来了,我们就先到内堂坐吧?”

黄少天不为所动,对着叶修直瞪眼。叶修朝周泽楷招招手,转头道:“黄将军,我观你这呆若木鸡的面相不是好兆头,得治,提早治。”

将军不怒反笑:“行啊,你给我治治这嫉恶如仇、守口如瓶的病呗?”

叶修一脸高深莫测:“哥的医术从不轻易施展。不过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中草堂的王神医。”

“我呸!”黄少天指着叶修的鼻子,“我将军府和中草堂势不两立,你还记得吗?”

“那霸气雄图的张神医呢?”

“你不如留着先给自己看看,早日治好你的不要脸。”黄少天咬牙切齿,“亏我几年来替你仔细保管,本将军片刻几十万两上下的时间,你浪费得起吗?”

叶修将手中茶壶塞到黄少天怀里,言辞恳切:“小人不敢,不敢。这一壶上等的龙井权当给黄大将军的赔礼。还请将军息怒,莫要气坏了身子。”

“你……你行!很好,叶修,你别得意。逞口舌之快算什么?大丈夫用拳头说话,有本事来和本将军一决高下!”

黄少天说着亮出身侧佩剑。镇国大将军武艺超群,一身剑术更是出神入化,人称“剑圣”。其爱剑冰雨通体雪亮,隐带蓝芒,据说是由寒山雪融至百炼钢中铸造而成,也是一件闻名天下的神兵。现在竟在府内也随身佩戴,看来这切磋并非临时起意。

叶修悠然道:“大将军一剑能退百万兵,叶某不才,甘拜下风。”

“我替你保管那玩意儿这么久,却还没见识过正主的厉害,说不过去吧?”

“区区一把破伞,不值得大将军惦记。”

“你少废话!今天我就惦记定了!”

 

喻文州摇头苦笑,懒得去劝争到兴头上的二人。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站在一旁,暗自回味起方才在茶楼中的对话。喻文州道:“周公子应该累了吧?不如先和我去内堂休息一会儿?”

周泽楷颔首,眼神却飘到叶修身上。喻文州了然一笑:“少天和叶修精神好得很,我们在里面等也是一样的。”

七月天毕竟炎热,周泽楷应了一声,就跟着喻文州离开了。这回走的是条幽静小道,将军府主人虽然看起来直爽大方,府邸设计倒是十分清雅,布局环环相扣。周泽楷自幼便被称道记性奇佳,现下却还未摸清将军府的一分地形。

但又一想来,到将军府不过半日,所遇到的事早已让他开尽了眼界,这将军府再神秘莫测也就不怎么稀奇了。喻文州带路带得倒十分尽责,不停地介绍府中景观,周泽楷心中有事,本身也不喜言语,两人就有上句没下句地走到内堂。喻文州一路没得几句回应,热情不减。安排周泽楷入座后又沏了壶新茶,方才在他对面坐下。

喻文州问:“周公子和叶修是偶然相识?”

周泽楷答:“是。”

喻文州笑道:“该不是在西子湖边吧?”

周泽楷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喻文州道:“叶修数月前曾发来书信,说七月初将至将军府。而江南周家大公子正巧在那时外出游历,算算时间,应该是周公子行至杭州时,叶修正从那儿动身。”

他为周泽楷倒上一盏茶,温和地笑笑。

“我蓝雨庄做的生意并非秘密,而周家同为道中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信息来处吧?”

周泽楷摇头。周老爷在家中不少提起过这位年少有为的喻庄主,初次进京便中了探花,辞去功名,白手起家,年纪才二十四五,已是富甲一方的巨贾。既有雄才大略,又会偷奸耍滑,还精通人情世故,着实为一介青年才俊。

“周公子似乎不爱热闹?”

“不爱,也不恶。”

“我听闻周公子素来是独来独往。此次出游也只得一双宝剑作伴,怎么就和叶修搭上了?”喻文州笑得真诚,“我只是随口一问。”

“因一个赌约。”周泽楷道。

喻文州倒没追问赌约:“叶修可曾对你说起过他要来干什么?”

周泽楷不答。喻文州即刻道:“周公子觉得不便说,那就不用说。”

 

“他不便说,我可以替他说。”

叶修一脚跨进内堂,伸手朝脸上扇着风:“文州,将军府穷得连几个冰块都买不起了?”

黄少天随后骂骂咧咧地跟上,听到叶修抱怨,立刻拔高了声线:“对!我将军府就是一清二白,你要不乐意,大可去街边住着。贴着石板地还阴凉接地气,一举两得。”

叶修满脸悲痛:“想不到,想不到。少天你有困难可以跟我说嘛。小周,上街买些冰来,孝敬孝敬黄大将军。”

喻文州起身按下要张嘴还击的黄少天。

“这么快就回来了?比试得如何?”

叶修看着喻文州,笑得贼兮兮:“文州,是不是我们回来得太早,让你套不上话了?下回早说,我还可以多赢少天几回嘛。”

“哪里的话。”喻文州道,“先坐下吧。”

叶修大步流星地走到周泽楷身边坐下,顺手捞起他眼前的茶杯一饮而尽。黄少天话虽这么说,还是挥手叫了仆人运来一缸冰,在座四人人手一把蒲扇,对着去暑。

“你也真是好兴致,挑这么个时间动身。”黄少天道,“也不怕麻烦别人。”

“我连自己都不怕麻烦,还怕别人干什么?”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风,“这个时节人易烦躁,易烦躁就易出错。对于哥这样沉着冷静的人来说,再合适不过。”

喻文州道:“刘皓最近已没什么大动作。”

黄少天接道:“他真相信你已经……”

话没说完,黄少天自觉失言,匆忙灌下一杯凉茶,眼神瞟向不明所以的周泽楷。

叶修摆摆手:“放心,小周是自己人。”

周泽楷看着叶修,回想自己何时说过要入伙。

黄少天转身将茶尽数喷了出来。

“自己人?”

 


评论(5)
热度(121)
©打字机 | Powered by LOFTER